劉冠亮老師論害怕——專業舞者的完美主義帶來害怕,帶領孩子舞蹈表演的過程中克服

第四屆TFT老師劉冠亮,曾在屏東擔任了近10年的國中老師,現在服務於屏東縣恆春市,分享他所認為的害怕以及面對害怕的方式和故事。

“害怕是你生存的本能,當你感到無力面對威脅時就會產生,但日子總要過下去,我們不能一直躲在角落裡面喊著害怕,總要學會去面對它。”

第四屆TFT老師劉冠亮,曾在屏東擔任了近10年的國中老師。儘管擁有十年的教學經驗,一路上他其實面對了許多害怕,也在害怕中成長(之類的)他所認為的害怕以及面對害怕的方式和故事。

冠亮分享著帶領孩子們練習舞蹈的快樂經驗


「我很喜歡先定義我所面對的處境,比如害怕是生存的本能,當我們感到無力面對威脅時就會發生,而我的害怕最早來自於我家庭帶給我的完美主義,父母在我小時候有許多要求和比較,讓我埋下了害怕失敗的種子,」冠亮老師說著他成長的故事,「在擔任TFT老師前,我以為自己已經在成長中代謝掉的害怕,其實一直伴隨著我。」

去年12月底,冠亮成為TFT老師邁入第二年。他所服務的學校,希望透過音樂舞蹈課讓孩子們在學期末有一個表演呈現的舞台,身為一名專業國標舞者的冠亮毫不猶豫的接下了代課老師。

從討論表演方向到課程運作,起初都非常迅速而順利,但好景不長,課程到了中後期,冠亮對於孩子們舞蹈動作的要求不斷提高。本以為嚴格能激勵學生的他,卻發現孩子在不斷糾正動作的過程中,動作逐漸無力和不一致,甚至想要放棄。這一切都令當時的冠亮感到十分不解和生氣。「原來我完美主義背後所隱藏的害怕、焦慮,在不知不覺中透過各種方式傳遞給了孩子們。其實孩子們都接收到了,但我當時還沒有意識到。」冠亮回想道。

時間推移到最後表演成果發表的當天。儘管冠亮的班級只剩兩節課練習,孩子們卻沒有即將演出的興奮,反而充斥冠亮嚴厲的要求聲和教室沉悶的氛圍。等到第一節課結束時,冠亮發現班上練習最認真努力的小涵(化名)一個人躲到了活動中心的角落一言不發。面對小涵和氣餒的孩子們,冠亮才驚覺自己竟然說不出一句鼓勵的話。

「面對這種情況,老師應該會問孩子們有什麼想法、發生了什麼事情、為什麼那麼冷淡等關心的問題,但我那一刻才發現自己竟然一句都說不出口。」冠亮說,「我才發現原來我一直都把害怕失敗的焦慮和恐懼藏了起來,而孩子們只是學習了我的行為。這段時間我不僅麻痺了孩子更是麻痺了自己,讓所有人都看不見自己的努力和希望。」隨後冠亮請了同事為他照顧班級十分鐘,決定自己去活動中心的教室整理一下思緒。

改變害怕失敗的想法,學會感恩每刻的自己。

“教育是一份面對人的工作,需要付出許多的愛,而愛的工作怎麼可能不受傷?我們常常只記得拼搏,卻忘記了低頭感謝自己每天的付出,和撫平自己的傷口。”

邁入第二年TFT計劃的冠亮,曾經在計劃中參與過當地的瑜伽課程,進行短暫的放鬆和休息。「在瑜伽課過程中,有著舞蹈背景的我時常備受挫折,但我很喜歡每堂課結束時,老師帶著我們調整呼吸,讓我們低頭感謝自己今天的練習,感謝自己有一個和身體獨處的機會。」冠亮微笑著回想道,「那一刻我突然從思緒中醒來,教育是一份面對人的工作,付出愛的過程怎麼可能不受傷呢?突然發現在這段時間中我一直沒有好好謝謝自己和孩子們,從開始到現在經歷了那麼多事情,我卻只是每天想著可以更好而忽略了彼此的努力。」

冠亮回到教室後,決定將自己的焦慮和害怕都放下,坦誠地和孩子們對話:「老師很對不起大家,雖然老師總是不斷要求要更好,但從開始構思和練習到現在,我們已經非常棒了,讓我們一起把這些呈現在下午的表演就夠了,老師認為你們是五年級最棒的!」

最後在下午的表演中,孩子們認真的演出和快樂的笑容讓冠亮老師所有的擔心都放了下來,當孩子們結束後興奮地問冠亮:「老師,我們表演有到120分嗎?」冠亮摸著孩子的頭笑著說:「當然有120分,甚至要多給你們5分,是125分!」

教育無他,唯愛與榜樣而已

“如果你是一個無法面對害怕,選擇麻痺害怕的人,你要怎麼教會你的孩子來面對害怕,如果你是一個無法感謝自己,永遠都在否定自己過去的人,那你的孩子也永遠只會否定自己。”

「擁抱你的害怕,才可以跨出更多的一步,在一個教室中,老師是非常有影響力的,任何想法都會透過你的語言和行為傳遞給孩子。如果你是一個無法面對害怕,選擇麻痺害怕的人,你要怎麼教會你的孩子來面對害怕,如果你是一個無法感謝自己,永遠都在否定自己過去的人,那你的孩子也永遠只會否定自己。」冠亮說,「所以以後我再害怕的時候,我就會對自己說,謝謝你那麼努力找到自己,謝謝你為自己付出那麼多」

或許我們正在面對許多彷徨和疑惑以及許多無力的時刻,但記得時常感謝自己的努力,承認自己的脆弱,往前一步,就可以跨越害怕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