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社團也可以變工作——蔡名封老師將偏鄉服務隊變成一生追尋的志業

近年來,越來越多大學生組成偏鄉服務社到各地進行短期的「服務學習」,第四屆TFT老師蔡名封也是其中之一。

名封在大學念的是與教育毫無關聯的工業工程與管理。非教育背景的他,因為喜歡小孩也曾在大學時期參與偏鄉服務隊。

起源於大學服務隊,在TFT計畫中延續使命

從大二起,開始接觸服務隊,到畢業前長達三年都持續在每年的寒暑假參與,除了擔任總召外,也參與課程設計與活動規劃,更到屏東牡丹與馬祖南竿帶領國小營隊,這些服務隊引起他思考偏鄉教育。

他深刻體會到我們社會對於偏鄉小孩經常投以悲憫的眼神,總認為偏鄉孩子需要被幫助,瘋狂的捐贈物資,但進入教育現場後發現,其實缺的不是資源,而是「可以好好陪伴他們的人」。名封從陪伴孩子的過程中看到自己的使命感,使他有了持續投入偏鄉服務的動力。從大學社團中認知到自己對教育的熱忱,也在每一次出隊中領悟偏鄉的教育問題:家庭失能、資源不平等、父母的偏差行為間接影響了孩子的成長。

他也發現,偏鄉服務社讓他了解問題,但在了解問題後的下一步「解決問題」,他卻未曾踏入。因此,名封決定投入TFT兩年教師計畫著手解決問題。

名封讓孩子得到更多的陪伴,是他在教育路上持續前進的動力。

  誰說參加大學社團無用?社團歷練讓我找到能投入一生的好工作

職涯第一步,把社團變工作

2015年6月名封從大學畢業,投入兵役一年,退伍後他把TFT放入職涯上的第一步,毫無業界工作經驗也非教育背景出身的他,靠的是在社團中體認到的偏鄉教育之困境。名封說,許多人認為大學社團對求職無用,但他卻認為社團歷練讓他找到能投入一生的好工作。

藉著過去在服務隊的歷練、體悟,名封順利進到TFT進行兩年計畫。在玉里擔任小學老師的日子裡,大多的問題都是在社團中就有預料到的。他說,直到真正進到教學現場才發現教育不平等問題難以根除,於是藉著自身力量以及TFT在背後的支持開始看到孩子的轉變。

名封現在回首看當年時的社團活動短期服務學習,意外發現當時所經歷的種種只是個「逗點」,逗點後的故事在TFT兩年計畫中繼續寫下去。

不論是社團或是工作,莫忘投入計畫的初衷

有些人覺得進到偏鄉教書是做公益,但熱衷於偏鄉教育的名封認為他只是在完成自己想做的事。「如果能把社團變工作,那該有多好?」是每一個曾經熱衷於社團事務都想過的,名封把社團變工作,在工作中實踐自己的理想。他也計畫在玉里擔任兩年教師後,申請多留一年,把偏鄉教育困境研究得更深。最後,名封想給予那些曾投入偏鄉服務社,想要持續發揮偏鄉教育影響力的夥伴建議:不論是社團或是工作,莫忘投入計畫的初衷。

從社團到工作,把理解問題進階到著手解決問題,深刻體會孩子需要的不是再多的物資,而是陪伴他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