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家蕙:用正面的語言讓孩子覺得自己是特別的

這些日子以來焦慮不曾停過。不覺得自己有能力可以幫助真正需要幫助的孩子,也不知道該用什麼方式面對他們。但是不曾放棄的是想要幫助的心。但要怎麼讓他們看見呢?

總是以自以為適合的樣貌出現的時候,孩子就算看見了,也不會接受的。只是嘗試努力把自己的心掏出來給對方看時,卻忘了先看懂對方的心。一個想付出,一個不想接受,心與心之間沒有交會時,最後是折磨了彼此。

當孩子的負面情緒到了最高點時,他對於負面語言的輸入反而轉換成負面語言的輸出。謝謝友人的提醒,用正面的語言讓孩子覺得自己是特別的,慢慢來,更多的愛但不要更多的情緒負擔。

 


巫家蕙

第一屆TFT教師,任教於台南市下營區

就讀法律系的我一直希望自己能夠擺脫未來就是公務員的既定印象,投身會讓我的心發熱的工作。某次在成大聽見了安婷學姐的演講,一直以來徬徨的心似乎看見了自己的可能,聽了她的經歷和理想,那種悸動是久久不能忘懷,這樣強烈的感受在我心中種下了一顆種子,之後我便開始持續追蹤 TFT 的組織規劃,過程中遇到最大的阻礙是父母的不安,為了說服他們,我向 TFT 詢問了許多細節,並且參與許多相關活動表明我的決心和意志,目前父母已經願意支持我的理想。希望這顆埋在我心中的種子能夠發芽茁壯,讓我有能力帶給孩子更多的可能。若有幸成為 TFT 的一員,我希望在兩年結束之後能夠考取心理學相關研究所 (在大學修習過社會心理學,發現心理學和教育有相當的關係,讓我有濃厚的興趣),並習得教育學程,考取教師資格成為一名正式的老師,目前代課老師在偏鄉流動性相當高,但我認為教育必須是長久的關係建立,不論是學生、學校還是那片土地,所以若能取得正式教師執照才能夠真正達到教育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