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世界展望會後勤到前線TFT教師――蘇泯宸老師想到現場用更直接的方式回應問題

作者 / 謝馥伊(文編志工)

第六屆TFT老師蘇泯宸在大學畢業就進入科技公司工作,但因為對偏鄉教育議題長期關心,在職場醞釀數年後決心轉職,加入世界展望會的後勤團隊。透過世界展望會實地走訪偏鄉之後,她覺得站上第一線,成為一位蹲點偏鄉的老師,是比NGO後勤更吸引她的工作。

為他人付出的滿足,讓她從科技公司轉職到NGO

泯宸當初是透過《天下雜誌》的文章和TFT創辦人安婷演講的影片,認識了TFT的願景與理念。初識TFT時,她覺得這群人很了不起,明明與她年齡相仿,卻做了許多有意義的事情。從TFT夥伴為教育不平等努力的故事中,她更察覺:「如果這麼有意義的事情能變成工作,心靈上也能被滿足,這該有多幸福!」為他人付出的滿足感,驅使她離開科技業。由於身為世界展望會長期捐款人,她先加入了世界展望會後勤團隊,並持續關注TFT。

用生命影響生命,選擇更直接幫助偏鄉孩子的方式

在世界展望會任職期間,她先後在地區辦公室與總部工作。在地區辦公室服務時,她所負責的其中一項業務是到學校倡導生命教育。每一次到學校分享生命教育議題,她都非常期待最後學生與師長的回饋:「當台下的學生或師長因著我的分享而有所收穫,產生一些想法或改變時,我會覺得很滿足」。到校分享,帶給泯宸的用生命影響生命的體驗。此外,在區域辦公室的工作,也讓她與社工常有接觸,看見許多弱勢家庭孩子的故事,對弱勢孩子的生命歷程多了理解與關懷。

能夠使學生產生改變,是泯宸覺得有成就感的事

調至總部工作後,泯宸減少了與學校相關的業務,卻時不時想起四處做生命教育分享後得到的回饋與滿足。經過世界展望會的關懷之旅,實際走訪偏鄉的弱勢家庭後,她更進一步確認:比起展望會著重於經濟上支持孩子生活,她更在意如何幫助孩子學習、明白為何需要學習、學習能帶來什麼改變,還有如何為背後的結構性問題努力。於是,泯宸開始思考,除了在世界展望會為了改善孩子的物質生活條件努力,有沒有其他更直接的方式,回應偏鄉孩子在學習上的需求?

我覺得TFT計劃是一個很直接回應問題的方式,可以真正的、更深入的了解孩子,思考有什麼根本性的問題需要解決

對TFT保持關注的泯宸,在思考如何更直接的幫助偏鄉孩子學習時,自然想起TFT的兩年計劃正是一個正面回應結構性問題的選項。「我覺得TFT計劃是一個很直接回應問題的方式,可以真正的、更深入的了解孩子,思考有什麼根本性的問題需要解決。」她相信,一位好的老師能為孩子帶來深遠的正向影響。泯宸說,來自單親家庭的她,曾經在國小階段遇到理解她、願意引導她的兩位老師。她說,也許國小時不明白,但是當她回頭仔細檢視這段經歷時卻發現:「老師對我的影響其實很大、也很關鍵。」體驗過老師對孩子的重要性,又想更直接了解偏鄉孩子面臨的根本問題,進而找到更有效解決方法的泯宸,決心離開NGO的後勤工作,申請TFT計畫。

泯宸老師走入現場,實地了解教育問題

為了更直接的回應偏鄉孩子學習的需求,泯宸決定離開以經濟支援為主的NGO,成為站在第一線為孩子付出的老師。對她而言,成為老師在教室創造改變,是最直接了解孩子、影響孩子生命的方式,也是最能滿足偏鄉孩子學習需求、改變教育不平等的方式。

【第七屆TFT計畫招募中】
了解更多|https://pse.is/KJEDT
立即申請|https://pse.is/NTQS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