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孩子更長久的陪伴—關佳霖老師:投入TFT兩年計畫,讓陪伴孩子的時光不只有一個服務隊的暑假

對許多人而言,參與大學的偏鄉服務性社團是一個「透過服務他人來更了解自己」的方式。當我們實際走進這些缺乏教育資源的場域,看見活生生的教育不平等議題在眼前上演,我們很自然的會回過頭來審視自身所擁有的一切——具支持性的家庭、健全的成長環境、適性發展的機會⋯⋯這些我們過去習以為常的資源,其實都不是理所當然。透過付出,我們更能夠看清自身的價值所在,並且在與他人協作產出教案的過程中,學習團隊合作的方法與精神。

無庸置疑的,參與服務性社團能在「付出者」的生命經驗中烙印下深刻的啟發,但如果我們跳脫付出者的立場,站在孩子們的角度,會發現受限於營隊本身的性質,這些服務性社團很難成為長期的陪伴。短短幾天的營期雖然絢爛多彩,但是當營期結束後,這些「大哥哥」、「大姊姊」終究必須離開,留下孩子們和那些真實存在、卻早就習以為常的偏鄉教育問題,引頸期盼著下個營期的到來。

看見短期偏鄉服務隊陪伴時間過短的問題,投身TFT教師計畫成為「長期陪伴」

上述的觀察,對於第六屆的TFT教師佳霖來說並不陌生。積極參與偏鄉服務隊的她,每年的寒暑假總是塞滿著各式各樣的營隊,無論是教會的、系上的,都能看見佳霖的身影。每次的出隊佳霖都會重新認識一群小朋友,透過與孩子們的密切相處,佳霖總是能收獲許多感動與心得,然而隨著營期結束,佳霖又必須送走他們,繼續回歸到自己的生活當中。

佳霖在參與短期偏鄉服務隊後,決定加入TFT計畫成為孩子長期的陪伴

這樣短暫的相聚與別離,也促使佳霖開始思考是否有一種陪伴方式,能夠走進孩子們的生活,產生實質的影響力,並且親眼見證孩子長遠的改變?

「在參與服務型社團的過程中,我發現我很渴望長期的陪伴,但短期的營隊似乎不足夠餵養我的好奇心與使命感,我想看看這些孩子的生活,我想看看改變進程。」

懷著這樣的想法,佳霖一直有在關注TFT計畫的相關資訊,除了持續追蹤TFT的粉絲專頁以外,佳霖甚至還參加了第五屆TFT教師的申請說明會。然而隨著佳霖心中這種想要成為孩子們「長期陪伴」的想法也越來越強烈,申請TFT教師計畫逐漸成為一個清晰而具體的選擇。

雖然服務經驗會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一些很好的啟發,像是我真的很喜歡衛生教育,也很喜歡小朋友,但對於小朋友來說卻很難真正改變些什麼。所以當我知道有TFT計畫的時候,就非常想要參與。」

參與TFT計畫是對於我過去漫長讀書歲月的一種驗收,也是蒐集未來抉擇素材的體驗。

除了那份源自於參於偏鄉服務社團經驗、想要成為孩子長期陪伴的心意,參與TFT計畫之於佳霖還有另一層意義。

回想起畢業前夕的自己,佳霖坦言自己對於推甄研究所、準備國考和出國讀書這些選擇「並不排斥,但也沒有足夠的動機」。於是對她來說,參與TFT計畫不但是為了成為孩子更長久陪伴,更是一個既能驗證過去所學、又能暫時停下腳步思考未來去向的方式。

「我在公衛系的專長是生物統計,我很喜歡做統計時沈靜、縝密的感覺。但在實務面上,我還沒有想好哪個方向是我要投身鑽研、甚至當作一輩子職業的。於是TFT計畫給了我一個很好的機會,一方面驗收這麼多年的學習究竟在我身上留下了些什麼,一方面也讓我確認自己跟實務之間存在多少差距。」

於是懷抱著想要尋找一份「利人又利己工作」的想法,公共衛生學系出身的佳霖選擇報名成為TFT老師,投身改善台灣教育不平等現狀的行列。

家人不支持怎麼辦?坦誠與持續的溝通是最佳解方

 雖然佳霖想要成為TFT老師的目標非常明確,也順利通過甄選成為第六屆TFT教師,真正的挑戰卻是在申請成功之後說服父母接受自己決定的過程。

「他們多多少少還是會有『年輕人做這種非營利的事太理想,吃夢想不會飽』的想法。」佳霖回想起當初父母聽到自己要投身非營利組織工作時的擔憂。

除了非營利組織本身難以避免的社會標籤,佳霖還必須面對家人對於自身經濟能力的期待。面對這些考量和擔憂,佳霖選擇從自身的家庭經驗出發,試圖讓家人開始理解教育不平等議題,以及自己做出這個選擇的原因。

她從自己的成長背景出發,告訴爸媽:「雖然在成長過程當中家裡的經濟不是非常寬裕,但是因為家人給了我很多的支持,讓我至少能夠擁有一個安靜、安全的讀書環境,甚至可以透過教育得到更多選擇權,相較之下,很多在偏鄉的孩子就不一定和我一樣幸運了。」

除了旁引自身的家庭經驗引導父母思考,佳霖也會透過向父母介紹TFT教師計畫,來降低他們因為不瞭解、不認識而產生的焦慮感。「我會刻意地把TFT的招募文宣放在我爸媽的桌上,讓他們知道TFT的錢哪裡來、我到底申請了上了一個什麼樣子的工作,以及在未來的兩年間我又會經歷些什麼。

通過這些不經意的小舉動,以及持續的對話與溝通,佳霖父母的態度終於開始軟化,並且逐漸能夠了解「回饋」對於佳霖來說的重要性,在進一步了解TFT之後,他們也能夠開始認同女兒這份想要為孩子、為台灣教育付出的心意。

我想測試自己對於服務的熱愛,是否只是來自於新鮮感或成就感的膨脹,又或者真的擺在心頭的志業。 

從每年寒暑假穿梭於服務性營隊、熱情活潑的的「佳霖姐姐」,到實際走入校園、陪伴孩子走過日常大小事的「佳霖老師」,當「服務」從課餘的興趣轉變成一份職業,背後所需肩負的責任也不可同日而語。畢竟身為老師,除了向學生傳道、授業,透過身與言教所影響的甚至會是一群小朋友未來的人生軌跡。

佳霖回到偏鄉,以不同的身份更長期的影響孩子

於是投身教職對於佳霖來說,除了是一個職涯選擇,更是一份向自己立下的挑戰。

「我想測試自己對於服務的熱愛,是否只是來自於新鮮感或成就感的膨脹,又或者真的擺在心頭的志業。」 

當陪伴孩子的時間從偏鄉服務隊的一個暑假變成兩年的朝夕相處,或許我們才能真正停下來思索,過去的所學能為周遭的世界帶來什麼樣的改變。就算兩年TFT計畫的時間之於孩子的一生,甚至是台灣整體教育生態圈只不過是投石入海,難以產生立竿見影的成效,但至少我們願意邁開腳步,成為自己想看見的那份改變。

身為應屆畢業生的你,是否也和佳霖一樣,正在試圖尋找某種「更長遠的陪伴方式」?又或者你想在比較沒有包袱的職涯初期,嘗試一份利人又利己的工作呢?如果你的答案是肯定的,或許TFT計畫會是那個你正在尋找的答案。

【第七屆TFT計畫招募中】
了解更多|https://pse.is/KJEDT
立即申請|https://pse.is/NTQS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