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思慧:錯了沒有關係,學會了最重要  

這是我在改完作業,看到紅通通一片時,最常對孩子說的話。因為他們很容易受了挫折就放棄學習,但說完這句話而且真的學會了之後,反而露出笑容也願意繼續學了。

那天小祐因為作業錯誤太多,氣餒地哭了。在訂正的過程中,一直搞不懂怎麼算,來來回回好幾次,後來我要教他時,他已眼泛淚光一副想放棄貌。提問的過程中發現有類似題他寫對,但概念完全不清楚,所以同樣的題目還是不會寫,我感覺有些不對勁,於是問他「那這是你自己寫的嗎?」孩子低頭用哭泣代替回應。於是我請他先回座位好好釋放自己的情緒,並說「哭完了想好好學習了就來找我,我會在這裏等你喔。」

過幾分鐘,他大哭完,很冷靜地走來說「老師,請你教我」於是,我先不管他可能是抄別人作業的這件事,而是好好教完他不會的概念,看見他學會後露出喜悅的表情,我才用好奇的語氣問他「那剛才的答案是你自己寫的嗎?」他搖頭。「所以是抄別人的嗎?」他點頭了。「那如果你全部都抄別人的之後,你學會了嗎」他搖頭。最後,他知道自己錯了,而且在終於搞懂題目後他雀躍地說了一聲「李老師,謝謝你教我!」就回到座位去了。

昨天這孩子又因為作業有多處錯誤來找我,教他訂正的過程需要特別多的時間跟耐心,實在分身乏術的我,請他去找另一位同學—小暘,他有些注意力不集中的情況,但其實個聰明的孩子。前一刻才因為作業亂寫被我發現後,他卻若無其事地說「阿我就隨便圈圈叉叉的啊~」被我好好“教導”了一番。但在我請他幫我教小祐一題數學的時候,他沒有說不。於是,過程中我拍下了這張令我又哭又笑的照片。

在此之前,他倆才因為小事情又在吵架(幾乎天天吵),小暘還毫不客氣地說「我們倆有深仇大恨啦!而且從幼稚園就開始了!」總之,他們天天都在玩你弄我我就弄你的遊戲。但拍照的此刻,我看見的是兩個自認為有深仇大恨的孩子,雙手不是用來打鬧,反而用來彼此教導、學習。這畫面真的太可愛,好希望他們天天都能這樣呢。事後,我謝謝小暘幫了我一個大忙,他也從先前被我罵的錯愕表情轉而有些笑意了。

就在那一堂課的40分鐘裡,我的心情從平靜、憤怒到感動且喜樂。當老師的生活就是這麼起起伏伏,卻精彩又充滿樂趣哪!

 


李思慧

第一屆TFT教師,任教於台南市鹽水區

生於南台灣的我,從鄉下到都市的求學過程,明顯感受教育資源有城鄉差距的現象。我小學時期曾以老師為夢想,看了嚴長壽先生的「?教育應該不一樣」,內容提及在台東某小學,學生無法在學校取得公平的教育資源,甚至老師的態度使孩子對學習產生恐懼,這更讓我對偏鄉教育有了很大的負擔。我想將所學的知識,用別於以往的填鴨式教學,而是將啟蒙式系統帶到偏鄉,培養學生獨立思考能力,用更創新的模式引導他們主動學習,帶領他們去探索生命的意義,在品格教育上也給予正確觀念,課外也去關心每個孩子的需要且幫助他們。我想透過這些方法,改善過去教育制式化或是家庭結構不完整等原因造成學習力及效果下降的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