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柏含:為什麼我們要被稱為「弱勢」?

在東大的分享上,一位原住民老師回饋一個問題 「為什麼我們原住民要被稱為弱勢?  在我們的部落裡,我們讀書、運動、音樂等等都不錯,我們沒有比較差,為什麼我們要被稱為弱勢? 但好像我們的人進入城市,或者進到主流文化裡,我們就比人家弱。可是,就因為如此我們就要被稱為弱勢嗎?」

我喜歡他的問題,這個問題,我的孩子也問過我「老師,我們是弱勢族群嗎? 為什麼我們是弱勢族群? 」突然間,我的腦海中浮現無數個問題,或許經由回答這些問題,我們能夠找到答案。

  1. 對你而言,什麼是”弱勢族群”?它是怎麼來的?有絕對的、完全的、完美的弱勢嗎?
  2. 身為弱勢族群,有什麼特質?所謂的弱勢在哪裡?身為弱勢族群,就表示什麼都弱了嗎我們除了看到弱勢的部分,還能看見什麼?
  3. 換個方式想,我們一定要緊盯著弱勢的部份去看嗎?有弱勢的那部分一定不好嗎? 它可以帶來什麼正向的能量?
  4. 你用什麼樣的眼光看待弱勢?對你而言,被人家視為弱勢族群代表什麼?對你的影響是什麼?你有什麼感覺?為什麼?
  5. 你用什麼樣的眼光看待被別人視做弱勢族群的自己?人家說你是弱勢族群,你覺得自己是弱勢族群嗎?為什麼?

 

我想起佛典故事裡世尊和周利盤特的對話:

世尊:「你,覺得自己是傻瓜嗎?」

周:「大家這麼說,哥哥也這麼說…我好像真的是傻瓜。」

世:「覺得自己是傻瓜的人,就已經不是傻瓜。』

 

我們知道要尊重自己、尊重多元,但做起來並不如想像中容易。在步伐快速的現代社會,我們真的知道自己是誰嗎?真的知道彼此是不同的,而且也就只是彼此不同而已嗎?如果真的知道,我們會不會不那麼容易在比較或社會化中迷失自我呢? 但…迷失就不好嗎?當我們迷失時,也許它帶來的是探索真正自我的力量!

我想像自己是照片中的黃豆:我叫黃豆,如果身邊有一大坨綠豆,我會突然覺得我好弱勢,因為我不像他們,是綠豆;但也突然覺得我好特別,因為他們不像我,是黃豆。

 


林柏含

第一屆TFT教師,任教於台東縣鹿野鄉

我深信教育與學習能是活潑、有趣且美好的事情,每個學習者均有其天賦,指導者若能給予適合的引導,便有機會激發他/她自主學習的熱情與內在潛能,培養其優勢與專長。為台灣而教、均一教育平台,與翻轉教室等團隊/平台的成立與發展,讓我見到改變台灣教育的新希望,也激起我內心的渴望─邁出「Be the change you want to see in the world」的步伐,不再只是當旁觀者。未來我希望以任何形式獻身於有需求的教學場域(實體校園/補習班或網路等群體/個別教學)實踐翻轉教育,TFT 教師計劃是我目前專業(化工)與夢想志業(翻轉教育)之間的橋樑,它讓我有機會跨入教學領域並接受教師訓練,最棒的是,可以從偏鄉弱勢學習族群展開實踐行動,與弱勢學童們一同探索愛上學習與自我成長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