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家人與夢想成為衝突——韻筑老師哭著用簡報說服爸媽

含淚用簡報說服家人,卻迎來爸媽冷眼相待

精美的投影片一張張地在電腦螢幕上播放,講者吐出的每個字句都顫抖著,忐忑的情緒展露無遺。這不是緊張的提案競賽現場,這是第五屆TFT老師洪韻筑以自家客廳為講台,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將赴尼泊爾當國際志工,以及歸國後投入偏鄉教師的想望,用簡報的方式,表達自己對於教育的熱忱。 一切的準備只希望能冰釋與父母間的意見衝突,讓親子雙方在職涯規劃上,有溝通的可能。

為了準備給爸媽的簡報,韻筑事先反覆練習給身旁的同事聽,簡報一改再改,只求能讓爸媽百分之百理解她的想法。沒想到正式報告時,她一開口就哽咽了,像是悲劇中的女主角,在客廳一角激動地唱著獨腳戲,而台下的觀眾,一個躺在沙發上睡覺,一個自顧自地滑手機,根本沒人在意台上的劇情演到哪兒了。

想投身教育服務這件事,韻筑早在上大學前的暑假就想做了。當時為了反轉爸爸極力反對她去當國際志工的態度,韻筑花了大學四年的時間,多次參加學校服務隊,並到各個教育創組織擔任實習生,更深入探索服務與教育的領域,表現其對教育工作的決心。TFT計畫,就是她熱情的延續。

韻筑利用簡報,清楚地向家人說明,面對教育工作,她為何而來、如何去做。

只要獨角戲用力地唱下去,終有一天能感動觀眾。

然而,事情總是沒那麼簡單。一如四年前一般,爸媽依然不諒解女兒想要投入國際志工及偏鄉教師的想法。但為了四年前就悄悄在心中萌芽的種子,韻筑相信,只要獨角戲用力地唱下去,終有一天能感動觀眾。「我知道我不能停下來,因為我不知道是否還有再說一次給爸媽聽的勇氣。」忍住潰堤的情緒,她把自身未來職涯規劃可能會遇到的優劣勢,有條有理地說明清楚,向爸媽證明,對教育工作的嚮往,絕非三分鐘熱度。


不要當老師啦,去電信公司,全家門號給你當業績

經歷一番說服,韻筑最終如願於大學畢業前夕,遠赴尼泊爾擔任國際志工,完成四年前許下的的想望;同時,也在擔任志工的過程中,確立成為TFT老師的目標。不過好景不長,衝突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家人對於TFT計畫一知半解,親子關係再度惡化。未知總是將人們帶往恐懼的深淵,爸媽起初以為TFT老師是份不支薪的慈善工作,認為女兒鐵定是被某種詐騙集團或邪教組織洗腦,才會一股傻勁地去申請TFT計畫。

在韻筑申請TFT計畫的期間,家人都看輕她的決心,以為成為偏鄉教師,只是她喊喊口號,隨口云云罷了,甚至在她面試完,成為儲備教師後,家人仍不斷要她趕緊打消當老師的念頭,走一個政大經濟系畢業生「應該」有的「正常」軌道。「去念個商管研究所吧」、「要不要考考看銀行…」、「如果去電信公司,我們全家都把門號轉給你做業績。」等等聲音,在九個多月的親子衝突歷程中,不絕於耳。對於韻筑的爸媽來說,只要是符合經濟系的「合理出路」,都比去一個沒聽過的教育新創組織當老師,來的安全、有保障的多。

自己的路,自己走

難熬的日子,終於在韻筑確定到偏鄉服務時,開始有了轉圜。她鼓起勇氣邀請爸媽出席象徵成為偏鄉教師的啟程儀式。當天活動進行到獻花給父母的橋段時,把花遞出去那刻,媽媽抱著韻筑說:「路是自己選的,要加油!」直到相擁那刻,爸媽終於弄懂了女兒的夢想,女兒也才真正地被接受。甚至到現在,當韻筑給媽媽看自己上課的影片,媽媽還會告訴她怎麼做比較好,一起想提升上課氛圍的方法。

進入教育第一線後,除了陪伴外,適性地引導孩子向前,更是一位好老師所在乎的。

回想起雙方和解的心路歷程,韻筑永遠不會忘記爸爸曾說過的話:「如果現在不讓你做,怕你將來會恨我們。但放手讓你飛的同時,要記得的是,唯有當你安全的時候,你才可以去做任何你想做的事。」走過那些見不著光的日子,終在撥雲見日後才明白,爸媽的堅決反對中,終究是一顆處處顧慮的父母心。說到底爸媽擔心的還是,女兒生活有沒有保障、過得安不安全。

韻筑一家人出席TFT教師的啟程儀式。理想獲得支持後,追夢之路走得更加踏實。

家人永遠是安定人心的力量;有親情的支持,路才能走得長遠。

問及時光若能倒轉,和家庭間的溝通會想做甚麼改變嗎?韻筑想了想說,希望能將PPT做得更詳細,讓爸媽能夠早點明白TFT老師的職責與福利,或許親子間的僵局能更早落幕。對於現在正面臨家庭革命的申請者,韻筑的建議是,無論如何都得找一個自己自在、擅長的方式,花點時間表達想法,也避免拖到最後一刻才說,如此家人才能相互理解並感到被尊重。她相信,家人永遠是安定人心的力量;有親情的支持,路才能走得長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