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雅玲:我好喜歡成為一個老師

這是我的教學生涯第四年,在過程中大大小小的驚駭、喜悅、無助,都糾結在一個個的孩子身上。

但,我真的好喜歡成為一個老師。

在一個空間和場域裡面,那麼有幸的,可以帶著孩子去想像和翱翔,暫時拋開他們自己需要去擔心及背負的,就只是單純的翱翔在一個又一個希望當中。

這是我可以做到的事,也真心盼望越來越多師者可以發現,自己有如此大的力量,那股力量是超越我們可見的有限環境,從心而發的力量,不會受到任何物質世界的束縛。

第一年,我驚訝及無助的看見一個又一個破碎孩子的心靈。

第二年,我開始試著接納除了中文專長以外,我要學習更多我從未嘗試過的事物,有些甚至是我人生經驗中最害怕去接觸的領域。但未嘗試過的那些,卻成為我和孩子更加親近的契機。

第三年,是我的心破碎的最徹底的一年,和17個孩子培養出了既深且穩固的情誼,一次次的學習把破碎的心拾起,然後帶著最赤裸的心和孩子面對面,然後我看見孩子很多問題背後,更無力的事實,但也一瞥這些無助背後,身為一個老師更重要的存在價值,那就是無償的陪伴與更多對孩子的理解。

第四年,亦步亦趨,處理著自己的問題同時,也在釐清自己內心深處如何與長期的無助感和平共處,然後繼續在陪伴孩子這條路上堅持及努力。

當一次又一次的看見有限環境和無限想像並存的同時,我相信我的確是足夠幸運的老師,在有限的環境中狀況雖然沒有比較少,但總是可以透過我天生的敏銳,覺察孩子的狀況,然後利用閱讀或寫作的魔法,讓孩子們有一個抒發及整理的管道。

當孩子從:蛤~好麻煩要寫很多字,到他說:老師!!寫一本書真的不難耶!

當孩子從:一直在國語上嫌自己笨,到現在他常常能敏銳回答出我問的高層次提問。

我心中的雀躍真的難以形容。

我們真的可以做些改變,孩子也真的可以因為老師的堅持不放棄,學到其實別人加諸給他們(或者分數成績)的好壞,都不是至關重要的,最重要的是,老師總是可以用行動告訴他們:

「我不會那麼輕易就放棄你,所以你要相信自己可以辦到。」

每一個孩子,都需要一個能夠發掘他不同的大人。

並且堅持努力的,陪他們就走那麼好好一段路:)

 


石雅玲

第一屆TFT教師,任教於台南市白河區

在偏鄉教學近一年,原本在某參考書出版社擔任企劃助理的我,發現教科書中的”知識”並未能真正激發孩子們的學習動力,反而使讀書成為升學的一項工具,讓從小就喜歡讀書的我非常無法苟同。我在高中時期是學校跆拳校隊,因為訓練很苦,更讓我知道若非靠著熱愛這項運動的熱情許多實力是無法靠著忍耐培養出來。在偶然之間我回到自己的故鄉從事教會的課輔工作,教會所收的孩子皆為家境清寒或不整全的家庭,與博幼基金會配搭為這些孩子提供家庭無法負擔的課後輔導及陪伴,但因為城鄉差距,鄉下學童雖然已能擁有媒體設備補其資訊上的不足,卻仍舊杯水車薪,無法有真正激發學習的引導及開創,鄉下教學環境仍舊趨於保守。曾經閱讀過本系所學長所著作的«沒有圍牆的學校—體制外的學習天空»一直嚮往能夠為孩子營造相仿的學習環境,畢竟我覺得目前的教育體制扼殺孩子的個別性更甚於幫助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