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名封:很多改變正在等著我們讓它發生

作者 / 羅嘉瑋(編輯志工)

招募說明會上,名封熱清活潑的招呼前來聆聽分享的人,在一片歡樂的氣氛中,他娓娓道來他來到TFT的原因,以及這半年的心路歷程。

名封在大學時期曾多次參加服務隊,包括屏東牡丹的原住民小學及馬祖南竿的離島小學。這些服務隊經驗是他思考教育的起點,「為什麼一樣在台灣,我們的教育會差那麼多?」因為這樣的疑惑,名封來到TFT。

看見教育環境的落差 他投入TFT

「我自己從小到大的求學背景和環境都非常的好,而且一路唸到了國立大學,求學的歷程可說是非常順遂。」名封回想道。所以當他參與服務隊之後,他很疑惑為何台灣就這麼小了,那些學生們的求學歷程與環境與自己相比卻有如此大的落差。此外,名封在服務中還發現了那些地區有以下現象:學生學習動機較為薄弱,老師的流動率很大,家庭功能可能是單親、失親、隔代教養,還有青年人口外移,而這些都是「教育不平等」之下的問題。

「面對這些問題,我不斷的在想我能做什麼。輾轉之間,剛好有個朋友是第二屆教師,我對他在做的事蠻有興趣的。來到TFT了解之後,我發現這跟我想做的事很像,所以我決定投入這個地方,去解決我所看到的問題。」

偏鄉小校教師所面臨的問題

名封來到花蓮縣玉里鎮的小學至今已經半年,擔任科任老師的他深刻感受到城市大校與偏鄉小校的差別:「身為一個科任老師,就是要會做實驗、了解歷史或是參與一些公民運動,這是什麼意思?就是要會教公民和社會;還有體力要很好,保健知識也要很清楚,這又是什麼意思?就是要教體育和健康!」
從名封細數他負責的科目,可以發現偏鄉小校的問題—一位老師居然要教四科,那會是多麼大的負擔!然而,偏鄉小校的教師不是只教書就好,還需身兼學校行政人員,如此下來,每位教師身上都有著沉重的負荷。「這樣下來不容易發揮自己的專長,因為繁忙的行政業務壓鎖了鑽研教學的空間。」他憂心的說。

不是教育背景出身 仍能成為舞台上的老師

對於不是教育背景出身的名封,肩負四科的教學是很大的挑戰。面對這樣的挑戰,他選擇主動出擊,自己去尋找資源。「我透過TFT的培訓、找資深的老師對談、看書這些方法讓自己學習,這些學習都帶給我很多收穫,就像我說的,我本身沒有教育背景,我也沒有師培、教師證,但我透過這些方法去克服,讓自己可以站上舞台當一位老師。」

儘管不是教育背景出身,名封還是努力去提升自己的教學能力,也不斷在課程設計做各樣不同的嘗試,這些都在他在說明會上播放的教學成果影片看到。在影片中,可以看到名封將社會課結合體驗課程,體育課則是帶學生做些有趣的肢體運動,他也嘗試帶學生做些自然科學的實驗,甚至帶他們去校外教學,只為了給學生多一點文化刺激。

透過影片,能夠看出名封在教學上的用心,也能感受到他對半年下來的成果感到自豪。身處教育現場的名封,儘管被現實的條件所限制,但是他相信,只要肯做就能發生改變,「重點是要實際去做!小孩子的笑容其實就可以讓你知道,你的付出是有成果和收穫的。」他將挫折化為挑戰,將初衷化為動能,在改變教育不平等的路上繼續前進。

很多改變正在等著我們讓它發生

那麼,兩年歷程之後名封的規劃會是什麼?他說,他可能會繼續教書,或是去選里長,又或是加入TFT的執行團隊,這些未來的想像他還說不準。但是,唯一確定的是他會繼續走在改變教育不平等的路上。

「很多東西就是去慢慢地嘗試,會有很多的不一樣,你的勇敢可以改變很多人的未來,包括你自己的,我覺得現在我也在改變自己的未來。很多改變正在等著我們讓它發生,所以只要你相信你可以做到,那你就去嘗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