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淙閔:成為自由的人之前,不要讓自己的期待變成一種阻礙

幾天前的一個夜晚,我輾轉得知一個學生心情不好。在不知什麼樣的動機下,我決定離開雜亂的辦公桌,隻身前往她擔心害怕時會去的棲息地。

得到允許之後,我便展開了一連串的回憶錄:

在我小時候的記憶裡,我爸爸沒有一天是正常回家的。所謂「正常」就是回家時人沒喝醉。兩天一小醉,三天一大醉,遇到週末會變本加厲。

我記憶裡的家門上有著一溝很深的刀痕。

媽媽曾帶著未滿四歲的妹妹以及剛升小一的我流落租來的套房一個禮拜,只為了躲爸爸。凌晨十二點過後,我曾按著隔壁鄰居的門鈴,對鄰居叔叔說:「叔叔,救救我們」。媽媽臉上有塊瘀青。

爸爸時常對媽媽咆哮。媽媽擋在孩子前面的背影印在我腦中。但也不能全部怪爸爸,因為媽媽常打麻將,爸爸不喜歡她打麻將。

我不知道怎麼宣洩這個環境帶給我的壓力,所以它流向妹妹身上。我會打妹妹。長大了跟哥哥一起打。

我出了社會之後,做了自己不喜歡的工作。我每天都在哭、一直哭,哭到連我的師傅都覺得我好可憐。後來我決定逃離工作環境。剛好在當天傍晚,在家樓下巧遇爸爸,看見爸爸的黑眼圈如此沉重,再想想我自己,當下心裡有種淌血的感覺。我覺得對不起家人,很讓他們失望。

當故事講到這時,我問她:「你知道我想跟你聊什麼了吧?」她點頭示意。

「我花了二十年才願意提起這些事情,並理解爸爸為什麼這麼做。欸,二十年耶!你知道這對我而言很難,而且你知道嗎?你現在就承受這些困擾,我覺得你蠻勇敢的,願意承受這些壓力。」

學生靦腆笑了。

「但我想問你,當你看到爸爸在醫院時,你的心情怎麼樣?會難過嗎?」

他點頭同意。

「為什麼會難過?」

「嗯⋯不知道。」

「覺得爸爸對你不好嗎?」

「可能吧!」

「還是覺得爸爸很不負責任,愛喝酒,結果躺在醫院?」

「都有吧。」

「可是我覺得,爸爸其實是很愛你的!但他都把難過的事情放在心裡,就跟你一樣!要我問你,你才會說出來。對吧?」

她傻笑著同意了。

「爸爸喝酒並不代表他不愛你,只是他不知道該怎麼對你表達愛,加上他不想讓你擔心,所以他選擇用喝酒來表達。就跟我爸一樣,用喝酒解決心中的壓力,但對小時候的我們卻是一種恐懼,害怕爸爸喝完酒之後又發生事情,對吧?」

「嗯!」

我向她說:「每個人表達愛的方式不一樣,但,你要知道,愛你的人會一直愛你,懂嗎?」

「嗯!」

後來我告訴她:「謝謝你願意分享你這麼多的心情和故事,而且我也看到你的勇敢。我知道你在家中是姊姊,會有很大的壓力想要好好照顧弟弟。但弟弟卻很調皮,我看得出來你很辛苦又委屈,在大家面前你總是在委屈自己,表面看起來很堅強,但內心裡卻很脆弱,加上爸爸帶給你許多不好的回憶,對吧?」

眼淚開始在她眼裡打轉,手指頭開始忙碌。

「其實你是勇敢的人!」

她沒說話。

「你的勇敢很特別,一直沒有放棄身邊的家人。但別忘了:你也要常常肯定自己的勇敢,是這樣的勇敢才讓你一路走過來,好嗎?」

「嗯……」

「告訴心中的小朋友,謝謝你一路陪伴我,而且好好的跟他說,我是一個愛哭,想要別人愛我,也想別人肯定我,接受不好的自己。」

「你繼續告訴那個小朋友,承認自己就是想要哭,不用忍,老師會在旁邊陪著你,放心地哭吧。」

她的淚水奪門而出。

數分鐘過後,我問她心情好多了嗎沒有,然後問她願不願意在爸爸喝酒的時候把心情告訴爸爸。她呆住了,有點恐懼。「我知道很可怕,但你想一直看著爸爸這樣喝嗎?」

她搖了搖搖頭,眼中的恐懼沒被搖走。

「那你想試試看嗎?還是你需要多一點時間等待?」她踟躕著。「沒關係,我們慢慢來,只要你願意,就找機會試試看,好嗎?」

「嗯。」

在一個週日的分享會裡,阿建老師提到一句話:創造力的發展,源於自由的人。

在這個社會中,人們都想要自由,包含孩子。他們追求心中想要卻不被認同的愛,所以受到拘束,這種小時候壓抑的情緒綑綁孩子想飛的翅膀,未來的某一天將會讓他們受更多受傷。

一個六歲小孩披著大人的外衣,表面看起來很成熟穩重,但其實是個不穩定的開始,內心與外表互相拉扯。我不快樂時,傷害自己,也無意間傷害身旁關愛我的人,從過去到到現在都是。

連假的前兩天,聽著部落妹妹們的最近狀況,我有兩種心情:自責與難過。自責,過了這麼久,才去關心瞭解他們;難過,現階段沒有辦法回去陪伴、引導他們,所以難過。

我們都在聊天的過程中彌補缺失的愛。唯有這樣,才能讓生命經驗豐富,是吧?

成為自由的人之前,不要讓自己的期待,變成一種阻礙。

 


許淙閔

第二屆TFT教師,任教於屏東縣三地門鄉

從小就在台北長大,直到近幾年,在某個契機之下才回到了部落,過程中也拾起小時候在部落短暫的記憶。在這裡看見小朋友的光芒,閃耀著我,讓我也希望透過我的陽光與信心,能夠為他們增添不一樣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