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淙閔:用內在的能量面對挑戰

星期四早晨,正當興高采烈地想完成累積數天的工作量時,辦公室出現了一位Vuvu(Vuvu為排灣族語,有老人家以及小孩之意,此處指的是孩子的祖父母。)很著急地說:「只要能幫助孩子,做什麼我都願意。」

今天有個孩子,在校門口破口大罵三字經,被他指責的正是那位Vuvu。接著在辦公室不時聽到物品敲擊聲,上樓查看,而在眼前出現的風景,是滿地的物品、凌亂的教室以及拿著斷頭拖把敲擊物品的孩子。

後來,我走靠近孩子身邊,停了數秒,只說了一句:「別敲了,我怕砸到你自己。」

敲擊聲變弱、孩子眼眶裡的淚水緩緩留下;操場外充滿歡樂,與教室內充滿哀傷的場景,簡直是天壤之別。

由於快接近上課時間,頓時要讓一個心中充滿憤怒的孩子冷靜,簡直是天方夜譚。所以提供幾個選項讓他選擇,其避免同學看到這樣的畫面又會對他說長道短,另一方面也擔心他的情緒會有波折。

到了另一個環境,我問:「你還在生氣嗎?我給你時間,但,能不能讓我在旁邊陪你?」孩子沒說話,我選擇默默的坐在旁邊。看著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但奇妙的是,我不覺得煩悶或者心想這孩子在浪費我的時間。

五分鐘過後,我問:「我可以放屁嗎⋯?」孩子嘴角漸漸失守,我也用誠懇的語氣說聲拜託。後來屁股向右傾斜38.5度,活生生打破僵局。而這樣的打岔方式,對我與孩子而言,只要不損害雙方且良善的一面,那就是好的開始。

孩子此刻敞開心胸告訴我他內心壓抑的來源是什麼:男Vuvu時常碎念他的不是、女Vuvu有時會騙他。看著孩子想起Vuvu時,眼神透露的失落,我心想,這樣的敏感度,若善加使用,將會成為他未來的重要資源。

後來,告知他上午Vuvu來辦公室發生的一切,也告訴孩子Vuvu對他的關心,我說:「你看Vuvu被你罵了之後還是願意關心你,他是真的愛你才這麼做的。」

回饋孩子之後,他也能有條理地說出,自己心中一直抗拒的恐懼是什麼。藉由這樣的契機,我給予更深的支持與鼓勵,使他相信自己是可造之人。

最後,期盼的是,我能給予孩子更多內在的能量,讓他長大成人時,能運用這股內在資源去面對世俗的挑戰。

你可以選擇不改變,但你必須替你的未來負責。

 


許淙閔

第二屆TFT教師,任教於屏東縣三地門鄉

從小就在台北長大,直到近幾年,在某個契機之下才回到了部落,過程中也拾起小時候在部落短暫的記憶。在這裡看見小朋友的光芒,閃耀著我,讓我也希望透過我的陽光與信心,能夠為他們增添不一樣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