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足正式老師與TFT老師雙重身份—杜雅玲老師分享擔任不同形式老師的經歷     

TFT老師面對來自與都市不同地域和文化的孩子

不同的孩子有著獨特的地域和文化背景,都帶著不同的問題要去面對,無分高低好壞。

加入TFT以前,雅玲老師在都市小學教書。她發現,許多人往往認為都市的孩子比偏鄉的孩子幸福許多,但從都市到偏鄉只是文化和地域的不同,都市的孩子不一定比較優越。雅玲在偏鄉教書時,所處的環境和自然的關係良好,相關的自然課程都可以直接到實際地點去體驗;而都市的孩子更多時候只能從課本認識世界,缺少接觸自然的機會。

對雅玲來說,每一個孩子都是彼此的「文化不利者」。儘管都市的學生擁有相對較多的資源,但也因為都市學校班級人數多,孩子相對欠缺關注;偏鄉的孩子因為班級人數少,能夠即時和老師聯結和交流,擁有更多老師的關注。「不管是哪裡的孩子,都需要愛,需要被看見,需要被鼓勵,並無優劣之分。」雅玲強調。

雅玲用畫圖思考的方式帶領孩子們快樂學習歷史

寒暑假是TFT老師國內外參訪和密集培訓的充電期

TFT合作對象眾多,包含了微軟、BCG、奧美、台灣吧、報導者、政黨智庫、美國KIPP學校、Teach For All 國際網絡夥伴等組織,時常合作舉辦培訓活動與交流。2019年暑假TFT也將提供TFT老師前往歐洲三個國家,參訪為奧地利而教、為斯洛伐克而教、以及為保加利亞而教等友好組織。

每年寒暑假TFT都會安排老師們參訪、研習、企業實習的機會,希望帶領TFT老師們更深入也更有目標的了解議題,透過學習不同企業新的模式,拓寬對教育的想像,也更能從多角度看待問題。

「之前服務的一般小學也有提供許多的機會,但是著重的方向有所不同,比如童軍課程、生活技能和教育研討觀摩等機會,更加著重在教育這個方面上,可能和前往企業之類的有所不同。」雅玲說。

除了寒暑假的活動之外,在學期間,TFT老師服務的學校也會提供經驗豐富的教學督導定期面談,當老師的過程中一定會有許多挫折和懷疑自我的時候,同事和督導可以成為TFT老師重要的討論和情緒交流的對象。

大學的教育學程著重理論,TFT500小時的培訓強調實踐

經歷過教程訓練和TFT培訓的雅玲認為,由於教育部逐年增加對提升老師素養的重視,教程也不斷在改變和尋求新的平衡。教程提供扎實的教材教法、人文課以及教育理論的系統性學習,專注在如何成為一個老師的過程。「教程系統性地堆疊你對教育的認識和理解,了解理論的來源和變遷過程,著重在深化老師教育素養的方面。」雅玲說道。

“TFT的培訓目的在於培養你的挫折容忍力、思辨能力,最重要的是透過跨領域的結合,打開你的想像和視野。”

相較於大學師培生所受的教育學程,TFT在老師們進入教學現場前,提供密集培訓,保證老師具有一定教學力才能進入現場,也在兩年期間提供500小時的課程學習。雅玲表示TFT培訓強調做中學的方式,透過現場實踐進行快速吸收和學習,帶領老師們走向社會企業,深入當地,除了在教育組織的互相學習,也會請具現場教學實務經驗的老師回來進行分享。「TFT的培訓告訴你如何運用教育理論在教學中,同時帶領老師認識自我和培養思辨能力。」雅玲說,「TFT很強調從社會中去學習,討論如何成為人,從事物或事件本身認識了什麼,充滿了交流和視野的想像。」

雅玲和孩子們成為朋友(左為小宇),彼此了解,彼此成長

“TFT培訓重視交流和對話, 透過組織理念、團體討論來凝聚彼此的向心力和確認彼此共識是否一致。”

對雅玲來說,教程深化教師素養,透過不同的課程可以學習到扎實的知識系統和教育的成長脈絡及背景,而TFT培訓透過方法運用、不同產業交流、自我認識和思辨的討論分享來打開老師對教育的視野和自我的想像,著重在內在能力的提升,兩者互不衝突,各有好處,若可以結合則最好。

不同形式的老師都一樣在為台灣而教

「我覺得TFT老師很多時候都承載著大家很多的想像,比如我們更加溫柔、更加熱情,甚至更加義無反顧。但其實TFT的老師也是人,和其他老師都一樣在為台灣而教。從偏鄉到都市,雅玲不僅認識了不同地域、不同文化的老師,也認識了這些環境中的學生。她認為沒有哪個教育工作者不是帶著熱情和愛投身到這個體制中的,每個人都為了改善教育體制來到現場,經過多年的的付出和辛勞,每個人都一定有自我懷疑和喪失熱情的時候,TFT老師也是如此。

教師之路的心得——每個所謂的「問題學生」都是我的禮物和老師

「你要當一個好學生,然後找到一份好工作,領高薪,最終就會有一個好的人生。」這句話從小到大不知聽過多少次,我們總是被外界的期待所定義和貼上不切實際的標籤,但雅玲告訴我們,人們所認為的問題學生或許只是不符合社會期待的小孩。

剛擔任TFT老師時,雅玲發現許多孩子對她不理不睬。 例如小宇(化名)常常遲到,也總是不說話,雅玲感受到這孩子的心裡一定受了很重的傷,為了保護自己才會有這樣的表現。

雅玲曾對孩子說:「我會陪著你,不要怕,我們一起,我不會放棄你的。」卻只得到小宇激動的說:「你騙人!以前的大家都是這樣告訴我的,但最後都放棄我了!」的回應。聽到回應的雅玲很難過,卻立刻用堅定的話語回應他:「我不會放棄你,我會用我的行動告訴你,我不會放棄你」

“人們所說的問題學生,其實都是受傷的,他們常用不同的方式和大人求救,只是看你有沒有觀察到。”

「我看得出來他是個善良的孩子,他只是受了很重的傷,我願意一直等到他內心的冰山融化」雅玲說。

隨後雅玲便逐漸深入了解和鼓勵孩子以及不斷和孩子的家庭溝通,當中有過自我懷疑也有過情緒崩潰和無奈的時候。在過程中,雅玲和孩子的關係不斷拉扯,長久相處後,孩子逐漸感受到了雅玲的認真,並開始願意寫功課和堅持早起上學不再遲到。

面對這樣的改變,雅玲不斷鼓勵小宇:「我覺得你很棒,超帥的,讓我最驕傲的學生不是最厲害的那個,而是最努力的你!」孩子也開始願意和雅玲表達自己的情緒和沒能準時上課的自責及難過,這些溝通都讓雅玲倍受鼓勵。

小宇逐漸喜歡上學習,每次看到雅玲總是十分快樂

「我十分感謝小宇和我一起經歷的這些事情,他是人們口中的問題學生,但卻是我最好的禮物,我們彼此了解,彼此溝通,最後彼此成長,或許不是我在教他,而是他在教我如何成為一名好老師」雅玲笑著說道。

實踐教育有許多方式,但目標卻是相同的。儘管TFT老師和一般小學老師可能有著不同的訓練背景和教學環境,但如何回應孩子成長的需求,如何陪伴孩子尋找自己的方向,永遠是每個老師共同的願景和目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