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恪玄:正面迎來的球

十月週末的足球賽上,小獅子們展露出平常教室內不常有的自信。球場上他們俐落的表現其實不令我意外,那是平時努力練習的成果,最後也順利拿到男女童組雙料冠軍。

但印象最深的一幕,是女童足球賽時,一顆有力的球正面擊中我們學校二年級的小女生的臉,那瞬間大家都傻住了,隨後,淚水簌簌地從小小獅的臉上落下,眾人圍著她安撫情緒,簡單確認有無大礙後,就讓小小獅一邊拿著冰水瓶敷著鼻子,一邊默默地在旁邊看著其他隊友奮戰。

這一幕太吸引我的注意力,所以我持續觀察她。只見小小獅漸漸地收起眼淚,漸漸把注意力從自己身上轉回到球場上,漸漸開始會替隊友們的精采表現歡呼,甚至最後回復到可以繼續比賽的心理狀態,重回球場上。

這畫面不禁讓我想到禮拜五那天上課的心情。幾個連續教室偏差行為和情緒衝突正面迎來,處理完後我心情好差,決定放學後騎機車到楓港海邊看看海。看海對我來講是種自我療癒的省思時間,源自於老媽遺傳。看海的過程中,回想起這個月給自己的目標是「給孩子一些空間;也給自己一些空間。」

不要一股腦地想做很多事情,也不要逼孩子短時間內達到許多目標。

對於如何處理教室內的衝突,透過自我的剖析,我發現我要面對的內心議題是「貪婪」。面對想要他們做好多事情、想要培養他們好多能力卻又不給予他們時間的自己﹔知道改變不容易,就又想要立即看到成效的自己。

其實我知道小獅子們已經做了很多努力,那些教室中發生的偏差行為,對他們以及對我來講也像是那顆正面迎來的球,需要一些時間和空間的沉澱後再勇敢出發,如何面對這些正面迎來的球,我想那位小小獅已經教會我重要的一課。

 


邵恪玄

第三屆TFT教師,任教於屏東縣獅子鄉

國中起受恩師啟蒙,成為一名教育者遂成為我的志業。學生時期下鄉協助農務及鄉村服務之經驗,讓我看見了臺灣鄉村的獨特活力,也看見了鄉村教育資源不平等的現象,促使我投身TFT老師,期待在資源不足的第一線教育現場,以同理心陪伴學生,引起他們的學習動機與熱忱。也期待能發揮所長,帶領學生深入農業議題,寫下他們自己獨特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