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佳宜:一起畫字說故事

如果認字識字寫字是一件困難的事情,那就讓我們一起想辦法吧!

學期初,幾個孩子對於認字、寫字有極大的困難,不認識、不熟悉文字結構的孩子,要寫下一個個完整正確的字,很不容易。

一張充滿15個語詞的學習單發給他們,要他們寫下正確的五個語詞,都是個有挑戰性的目標。

苦思之下打算把生字拆解成多個部件,學寫字,先從部件認識開始,

一個二個三個,隨著孩子認識的部首部件漸漸累積,孩子們能寫的語詞逐漸多了,可總有那麼幾個字對他們來說就像天書般的寫不出來。

於是和孩子們一起說文解字、拆解字說故事吧。

 

「體」=骨+曲+豆

集體創作的一首小詩就此誕生,嘴裡念著手裡寫著:

→骨頭 彎彎曲曲 豆豆

→哥哥的骨頭彎彎曲曲的還長了豆豆,身「體」好不舒服阿!

「體」就出現了。

 

 

「發」=癶+弓+殳

這個字一開始各個部件都太難記憶,於是請小孩用字形聯想說故事,斜斜的屋頂,爸爸拿弓箭出門準備打獵,拉開弓箭射到一隻海ㄡ。

故事說完了,因為故事是自己想的,所以提示很少很少,小孩就把字慢慢的記起來了。

通常在好幾個孩子同時寫不出某一個字的時候,我們就會一起拆字畫圖說故事。

小孩們很喜歡想像,很喜歡說故事,很喜歡分享,用自己的方式想像說故事還能分享的把字記起來,這個方法看似沒什麼邏輯性,但孩子們很愛,因為喜歡所以好學。

這是我的孩子,喜歡學習的孩子。

 


郭佳宜

第一屆TFT教師,任教於台東縣鹿野鄉

May God break my heart so completely that the whole world falls in. – Mother Teresa

隨手翻雜誌的同時,看到關於安婷的介紹和採訪,馬上查了 TFT 為何、做些什麼、期待些什麼……。隨手點閱 Youtube 時,看到關於安婷在 Ted 的演說,其中這句話令我動容、觸動了我的心。想做的,維持熱情:身在教育現場幾年,從一開始的熱血沸騰,到逐漸的成熟安穩,考了幾次的教師甄試,了解到教書的不容易。每每聽到偏鄉師資之缺乏,其實不只鄉村,就連都市或多或少都有這個情況。相較之下,更缺乏的地方更需要有人前往,我想去偏鄉服務!這個念頭在心裡頭醞釀,有幸得知這次計畫內容,更有機會與 TFT 團隊一同努力,來得及參與這場盛事,我很期待能有不同與以往的火花!未來,不管身處何處,是否依然教書,我確定的是,我喜歡孩子,甚至陪著他們,做過的事情不同了,眼界寬廣了,可以更加確認自己要做的事情,這是一個過程讓自己確認是否進入正式教師領域,或者選擇可以以另外一種形式去造福其他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