鄒宗翰:是那道使命的光,引導我們一起向前

「眼神及語氣都透露著堅定的光芒,並且相信、認同自己所做的事情,讓人感到一切都有盼望。」一位志工如此形容他。他是鄒宗翰,TFT招募甄選組的專員,從志工、實習生及老師的招募都可以看到他的身影。TFT夥伴們都叫他豆皮,也因為開朗健談的個性,常常是各大活動的御用主持人,從擔任實習生、志工到正職一路走來,他與TFT一起度過了好幾個季節,教育一直是他心裡一塊最柔軟的地方,但同時他也看到了其中的不完美,所以拚盡全力想要讓教育的重要性深植在每個人心中。

這裡是我心之所向

從大學時期開始,跟隨社團的服務隊到偏鄉現場,他開始關注「教育對孩子來說到底是什麼?」這件事,似乎有很多種說法,但又覺得不知道答案為何,比方說是考試考100分?還是得到全班第一名?「好比我覺得『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努力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這樣的建立似乎比較少感受到」也因為這個好奇讓讓豆皮很希望找到答案,也因此在這找答案的過程認識了TFT,在參加招募說明會時,他覺得就好像被喚起使命一般,深深被台上的講者吸引著:「那些人(TFT內勤)說起自己的使命時,好像整個人都在閃閃發光。」而這樣光芒深深吸引著他,也是驅使著豆皮加入TFT的原因,於是從擔任實習生開始,豆皮就跟著一起到現場進行攝影、紀錄,於是到過教育現場的經驗也讓他的感受更加深刻。他也不禁思考:「為什麼要成為教育工作者,為什麼要為教育這一塊付出?」

現實的一課

豆皮帶著這樣的理想以及在TFT擔任實習生所儲備的養分,來到海線的小學擔任教育替代役,在這裡,現實為他上了難以忘懷的一課。

這個在海邊的學校一個年級的人數非常少,同時老師的人數也稍顯不足。也因為老師不足的關係,必須要同時身兼行政與教學,對於很難再兼顧其他事物,於是他想要從培養孩子們的閱讀習慣開始改變,所以積極地奔走在社區以及學校,卻忘了思考「孩子究竟需要的是什麼」而只是一味的給予他認為孩子們應該具備的能力。就在很迷惘的時刻,豆皮偶然與校內一位來自部落的老師聊到天,他說:「以前來部落的大哥哥大姊姊都說:『你要趕快考好成績,才能離開這個地方。』我感到很困惑,為什麼我一定要離開自己的家鄉而不是更認識這個地方?」最後,老師輕柔地問了豆皮一句話:「你有想過孩子們真正要的是什麼嗎?」豆皮形容那當下,就像被溫柔的打了一巴掌,還摸著臉說打的好,原來過去的迷惘,是因為我只一昧的想像我要帶給他們什麼,卻從未看見真正的需求為何。

深層的思考這個問題之後,豆皮決定從學校的圖書室開始著手,慢慢地學校、孩子也都加入一起整理的行列,最後共同整理出一個好的環境讓孩子們學習,也因為這共同打造的過程,孩子們也願意自己踏入圖書室,甚至有人會在圖書館度過下課時間。

最後,甚至有孩子自己從閱讀中找到能量,像是有位小男孩主動去翻閱豆皮從未介紹過的科普書籍,並且興奮地向周圍的人介紹鳥類的構造,這讓他覺得一切都很值得,原來讓孩子自己感受到學習的力量,孩子就能從學習中長出更強壯的能力。

改變從行動開始

當替代役的這一年在教育現場所經歷的挫折讓豆皮有很深的感觸,也讓他堅定了想要為教育做出改變的決定。「其實我們一直都知道社會上存在著很多問題,但不是靠抱怨或是敲鍵盤就可以解決的,而是應該從行動加入。」而教育不平等這龐大的問題,是無法單靠改變一個面向就完成的,我們需要老師、社區、家長、政策、媒體、企業等等多方協助,才有辦法稍微鬆動它的根基。過去我們聽到教育的議題,總覺得這是老師跟孩子間的事情,然而如果我們都認為教育是改變的起點,那光靠教育現場老師單打獨鬥是很辛苦也不足的,我們需要去創造真正讓孩子能擁有自我發展的機會。而TFT就是從行動開始學期,進入現場浸潤式的了解這個議題,同時培養自身的領導力,從領導自己開始做起,但慢慢的領導他人與改變,因此豆皮希望透過自身的看見與力量投入招募工作,號召更多人有使命的夥伴,共同加入改變的行列。

散播充滿能量的光芒

至於TFT的人眼裡的「光」是什麼?「應該就是使命吧!因為這個使命的存在使我們閃閃發光。」豆皮從招募的工作傳遞這樣的價值觀,並期望若能有頻率相近的人回應,能夠在改善教育不平等的道路上一同前進「我們可能有相似的理念,談話中有很多火花,一起拼湊著教育的模樣。」豆皮眼中的招募工作對他來說具有非凡意義,期望讓使命散發的光芒照亮更多人,而每個人也都能繼續將這火光傳遞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