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孟熙:我很好,但也很嚴格,謝謝你們信任我

這學期又再回到分校帶所謂的天使班,很高興又能接觸這幾位從我入校第一學期的小毛頭們。想當時第一次接觸混年段班級的壓力還真不少,每天都為了準備不同程度的教材上課,這學期回來分校帶,覺得自己對混年段班級變得比以往得心應手。

星期一到五下午的課堂,是我和這些孩子們相處的時間,包括之前的阿華、小恩,甚至是新加入的齊齊,那種師生之間教與學的默契依然沒變,非常神奇的,在一學期沒教他們之後,他們依然記得我的原則和上課模式。

不過,剛開學沒多久又放了連假,某些孩子的心好像還在放假一樣,該完成的作業一直沒有去做,一些不良的行為問題也跟著出現。這兩週不斷聽到這孩子怎麼樣、那孩子怎麼樣等讓人頭痛的事情,到這週我決定要暫停我的蜜月期,轉而用一種非常嚴格的姿態面對孩子們。

這禮拜二上課,我一進教室就開始討論作業缺交和不良行為的事情,沒有平常的微笑和噓寒問暖,直接進入極為嚴肅的話題。我整整嚴厲訓斥一節課,孩子們一一承認自己貪玩不寫作業的事實,也承認他們都會在放學後欺負其他同學,我聽完後告訴他們願意誠實的行為很棒,但也告訴了他們犯了錯就要對自己的行為負責任,所以我向孩子們說我必須要和他們的家長說這些事。

有個孩子在我講完後就落下淚,我問他:「你為什麼哭?」他說害怕被爸爸媽媽罵,我聽完後沒有任何想同情的感覺,只告訴了他:「那是你自己要承擔的!」

 

中間下課時,我打電話向家長們說了孩子的狀況後,家長們也願意配合後續處理辦法。上課鐘響,我和孩子們回到教室,照往常的上課、講故事;直到放學後,我要求今天被我訓斥的孩子們留下來寫完作業才能回家。過程中,他們除了非常安靜、乖巧的將作業一項一項補齊完成之外,還硬是要找話題和問我問題來爭寵,當下我真的覺得那畫面好好笑,就好像幾個討糖吃的小鬼頭。當然我早就沒有生氣了,也很開心地和他們聊天和指導作業。在我檢查他們的作業完全無誤後,我開始和他們在教室內討論為什麼老師剛剛要這麼兇的原因,以及他們做錯了什麼事?

他們將事情發生的經過再重新在思考一遍講給我聽,也再次承認是自己不對,所以需要為自己的行為和學習態度負責。說完後,我要求他們將剛剛說的話重新想一想後寫在一張A4紙上。

我其實很喜歡在這種全校師長和學生都離開後的時間,這時間是好自由、好安靜、好專心的可以和他們深層對話的時間。他們在寫完反省單後,我一一看過一遍確認他們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以及可以怎麼改進的方法後,才放他們回家。他們邊收書包邊不斷和我聊天,直到我一一送他們回家的路上,還繼續想跟我說話;當下我真的很高興,他們再被我這麼兇的罵過後,還依然願意信任我,和我講好多日常生活的事情。

送孩子回家後,我回到宿舍邊煮飯邊想,我這樣的處理方式會不會越權?或許可以說我又不是導師,管這麼多?我常常在學校的辦公室和同事互相討論,我該不該常常嚴格的對待孩子?但我害怕那會對孩子造成過多壓力,反而有反效果,畢竟不同的孩子有不同的教導方式,也或許就是這樣和同事對話的感想,讓很快就被心甘情願的接受這樣的自己。

想起組織寒訓時,Tina送給我們一本書叫「做真正的我」,我利用開學第一周的時間看完,看完書後覺得自己比之前在更認識自己,原來我這麼害怕別人怎麼看我這件事,而這些無謂的害怕或擔憂全都是自己想像出來的,因為根本還沒有發生,就算真的有,那又怎麼樣呢?至少我清楚知道我的孩子要往哪個方向走。也要感謝馬麻惠文和陳爸還有台東BUA們這在今年初不斷提醒我的事。

我感到高興也感到舒暢,這學期嘗試了一些不同於以往的事情,主動和接受自己的不完美是我這學期想達到的目標,開始學著好好做自己最喜歡的樣子。

 


黃孟熙

第一屆TFT教師,任教於台東縣池上鄉

由於自己過去就讀於澎湖科技大學的原因,讓我從以前就有這個機會能長時間投注於偏鄉服務教學。在教學的過程中,除了教授專業的英文知識之外,我也能與這群學生們培養深厚的感情,這亦師亦友的關係,讓我能分享自己許多過去的人生經驗給他們聽,並藉著這些經驗的分享,來幫助他們在生活中的困難和困擾得到一個可參考的答案。若要問我的申請動機,我認為就是因為接觸教學後,才熱愛教學這份工作。起初,我想藉著我的英文能力去做一份兼職的工作,直到自己發覺越做越有信心和成就感後,我開始積極地往「教育」這一塊去發展。大學期間,選擇了英語教學組去增加自己的教學技巧,也和系上的師長們到澎湖各地的偏鄉國中、國小服務教學,累積了許多實務經驗。過程中,我發現在偏鄉教學的可貴性在於「與老師頻繁的互動」,也就是說,老師是學生們的典範,一個老師的言行舉止確實能深刻影響一個學生的想法和行為;一個老師是能藉著他的人生經驗,去帶領一個學生走向希望。由於偏鄉純樸的環境,讓我喜愛與我的學生們互動交流。加入 Teach for Taiwan,是為了我一個想當老師的夢想,由於 TFT 的計畫與我的教學理念相同,長期投入偏鄉地區的教學工作,讓我深深體會偏鄉地區的教學資源不足以及人力資源上困難。我相信 TFT 的計畫能讓我在教學上發揮「教育」最大價值和影響力,讓我成為我想成為的那位「好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