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啟程儀式 嚴長壽總裁致詞——思辨、生活、人性,是未來教育最重要的能力

本文節錄自2019啟程儀式上,嚴長壽總裁的致詞:

完成兩年TFT計畫的第四屆TFT校友宣誓

完成兩年TFT計畫的第四屆TFT校友宣誓

我第一要非常恭喜,也對第四屆的夥伴們表示非常大的祝福。我想,在你人生的階段中,過去的這兩年一定是一個非常豐厚的果實,讓你真實的看到了,原來你的世界並不是平的,原來你平常看到的環境,跟你真正接觸的環境,有那麼多的不同。我相信在你下一個階段,看到你未來的工作時,或是看到外面的世界時,你一定會有更深刻的感受。所以恭喜你們,你們是曾經給予的人,但是你們同時也是豐厚地收穫的人。它是一個結束,也是一個新的開始。

要改變孩子之前,先試著了解他的背景、認識他的家庭、瞭解他的環境;作為一個老師,要自知自己之不足。

夥伴們,你們將面臨非常大的挑戰,但是我必須告訴你們,感謝你們願意,不管是不是願意把教育當作你們的未來,但你們願意讓自己去嘗試,而且願意去面對不可預料的狀況。我給各位唯一的鼓勵就是—要改變孩子之前,先試著了解他的背景、認識他的家庭、瞭解他的環境,更重要的一點是,作為一個老師,要自知自己之不足,你要知道世界變化是那樣的快速,所以有的時候故意在孩子面前表示自己的不足,甚至跟著孩子一起學習,反而可能是讓孩子更有自信的一種方式。


所以各位在面對新的挑戰時,一方面你要全心地學習,了解孩子的背景、知道他的環境,還有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不要再用一種方法教所有的學生,不要用城市學習的經驗走到偏鄉;你必須努力的讓學生探索他可以發揮自信的地方,可以發揮長處的地方,然後勇敢的往那個方向走。

老師應為孩子創造未來的工作

我必須要告訴各位的是,將來機器人要取代人這件事情,已經變成大家面臨最大的危機。許多領域的創投,在一開始,可能有數千家,到最後只有一家成功,也就是說一將功成萬骨枯,很多人的投資到最後都不見了。許多高科技工作者的發明正取代人類的工作,英文叫做:「They are job killers.」他們正在把人類的工作消滅掉,而作為老師,我們要做的是:「We need to be job creators. 」我們必須為孩子創造未來的工作。

未來的教育,是要有思辨能力的教育

未來的工作永遠在那邊,可是他不是機器人,他不是靠記憶的,不是靠死背的,不是靠是非、選擇題,這些東西拿出手機來你都有一大堆答案,真的答案和假的答案並存,所以未來的教育,第一個、最重要要做到的,是要有思辨能力的教育,是要有品格的,是要自我約束的,是有看不見的界線——你知道在做任何一件事時,有個隱形的不可跨越的鴻溝,而這些都是老師要隨時提醒孩子的,因為隨便在網路上寫的訊息,可能就影響你一輩子,人家可以看到你走過的痕跡——你的態度、你做事的看法。所以,學做人是我認為我們每一個老師必須學習,也必須影響孩子的。思辨能力當然也包括了正義感和悲憫心,這些都該是我們未來教育的重點。

人類跟機器不一樣的,就是生活的能力

第二個,很多人看到的是做事的能力,但很多你現在學的東西,可能電腦、機器都會幫你處理好,很多都會被取代掉。我覺得人類最終跟機器不一樣的,就是生活的能力。所謂生活的能力,我簡單的描述,正是每一個人都可以做到的,就是音樂、舞蹈、戲劇、美術、文學、體育、跟大自然接觸的能力,而這些沒有一樣是可以被機器人取代的。你不會希望一個機器人陪著你跳舞,你不會希望一個機器人陪著你唱歌,你更希望的是真實的用眼神跟人互動的能力,所以做「人」的能力,到生活的能力,就變成是你跟機器人唯一的差別。也就是說,如果今天機器人可以被軟體指揮,叫他去殺人,他就去殺人,叫他去破壞它就去破壞,它可以去做各種傷害人的事情,可是人不可以,因為你有思辨的能力。

同樣的情形,你要成為一個懂得生活的人;機器人關掉時是冷的,是沒有感情的,可是你作為一個人,你上班再怎麼辛苦,如果你下班還是像機器人一樣的滑手機,或玩電動玩具,你某種情況下是被它操控的。或你也可以想,這是生活的開始—我可以用音樂陶冶我自己,我可以用戲劇、用舞蹈、用美術、用文學來感動我自己,或用體育和大自然接觸。這不是要培養自己成為一個運動選手或音樂家,而是在每一個孩子的生命中,老師可以幫助他探索他的優點,讓他找到自信,找到他和機器人不同的地方。

人性,是未來人才關鍵的做事能力

第三個才是做事的能力。我跟各位分享一個我在TEDTalk講過的故事。一個軟體設計師,他的公司很大,有200個員工,都是軟體工程師,要針對每個客戶的需求做設計,他發現有一個大客戶怎麼樣都不能滿足他。每一次晚上回到辦公室很累時,大家就找酒吧聊天。這個 bartender(酒保)名字叫 Jeff,聽著他們每一次怎麼被客戶打槍,又覺得沒有機會了。有一次他們又聊到:「這個客人真刁鑽,我們做了這麼多想要配合他的方法,卻沒有辦法滿足他。明天如果還是這樣,這個案子就完蛋了,就拿不到了。」Jeff 聽了他們的對話,說:「這麼困難啊?那你們要不要明天送我去?」他們說:「你去?你這個bartender 怎麼去?你有什麼能力去?」Jeff 其實是學哲學的,但他中輟,連大學都沒有畢業,可是他的職業是 bartender ,跟很多人接觸。

讓科技能更容易被運用的是,必須有人性。

第二天早上他們談了半天覺得沒有希望,有一個人說:「既然昨天 Jeff 說他要去,我們要不要找他試試看?」他打給Jeff:「Jeff 你有沒有西裝?下午趕快和我們去看客戶!」Jeff 是個 bartender ,他懂得人性,,先透過問問題了解客戶,先感受他們的需求。長話短說,這個案子居然成了,原因是客戶覺得這個人知道我們要的東西。從此以後這個公司做了一個最大的改變—它一樣保持著200個軟體工程師,但是公司成長到2000個人,他最後請到的 CEO 是在紐約,學英國文學、學哲學,打工時期是騎腳踏車送快遞的,可是這個人最後成為了CEO。他發現科技之外,更重要的是,能讓科技更容易被運用的是,必須有人性。我想提醒大家,作為老師,未來的教育,如果還是用標準答案來面對孩子的能力,他很快會被取代。如果我們想要用記憶的能力跟手機比賽,即使到了七十歲,一生加起來的記憶容量仍遠遠不及手機的幾分之一 這告訴我們:別跟手機比賽。

講到考試,我很感慨,臺灣覺得公平的考試,就是有標準答案的考試。均一實驗高中去年有一個我接任以來第一屆畢業的學生,他在台灣的時候,清華大學錄取他,他的分數只有49級分,本來是進不到清華大學的。可是他的面試成績 97分,因為他懂得表達,我們也教他一些生活的能力,結果  這個孩子選擇到西雅圖的 South Seattle Community College。這也是我為他們設計的另外一條路徑。如果是經濟弱勢的孩子,不要在傳統教育、一個不夠扎實的環境下成長,我希望他們能夠實驗,能夠挑戰一個新的路徑。他放棄了清華,直接進到了 community college。我必須告訴各位的是,這個拿49級分的學生,今年,他完成了一年級的學業,給了我一個報告,他拿到4.0也就是straight A的成績。他最夢想的航太學校——安柏瑞德航太大學(Embry-Riddle Aeronautical University) , 號稱「航太的哈佛」,居然接受了他,這個孩子明年的春季將進入 Embry-Riddle,直接接二年級去了。告訴你這個的原因是什麼?

如果孩子有思辨能力,即使在偏鄉經濟最弱勢的孩子,都能知道怎麼做是他可以得到的權利。

這告訴我們,同樣的學生,他並沒有改變,但當他在美國的老師是用問答題的方式考他時,要他能夠講出他的思想、對這件事的看法、獨到的見解,而不是要死背的標準答案,這孩子就能充分的表現出他的成就。有一句話說:「彎道超車。」比賽賽車都是在彎道時超車,但這種通常都是十超九翻,因為別人不讓你超過。我覺得台灣未來的教育必須要「換道超車」,不要再跟著原本一樣的路徑超車,走另外一條不同的路徑,然後跨越到一個新的方向。當你知道更遠的人類的未來是這樣的時候、當你看得到人類未來需要的次序,已經不是從工作來決定人的品格,你必須先從做人開始。如果孩子有思辨能力,即使在偏鄉經濟最弱勢的孩子,都能知道怎麼做是他可以爭取的權利。

學會生活的能力是死讀書的孩子比較沒有機會被磨鍊到的,所以把握機會啊!讓偏鄉孩子大膽的照他的長處去學習,然後最後,有一天,他們會發覺到自己的自信。

除了第一個教孩子思辨的能力,第二當然就是學會生活的能力。這些都是死讀書的孩子比較沒機會被磨鍊到的,所以把握機會啊!讓偏鄉孩子大膽的照他的長處去學習,最後,有一天,他們會發覺到自己的自信。

有太多的話想跟你們講,不適合在今天繼續聊了,我就簡單分享我自己看得到的願景、看見的社會問題。當看到台灣的現象,或是世界的現象時,也許我們應該把這些優先次序做一些改變,當科技來臨時,有個新的方法。

各位親愛的夥伴,你們都是非常被期待的一群,我希望帶著這樣的力量,勇敢的面對你下一個挑戰。謝謝大家!

第四屆TFT校友、第六屆TFT老師、與其家人合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