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T 故事棧

不只穿越時空,更跨越地理限制—孩子一起規劃一趟文化走讀之旅吧

撰文:行銷企劃組實習生 沛淇

108課綱強調教師應培養學生成為擁有社會適應力與應變力的終身學習者,然而授課範圍若止於教室內,即使課程內容再豐富,也難使學生具備適應生活所需的技能。

因此,服務於台南白河的第六屆TFT計畫成員—渝茜讓孩子自行設計一趟「文化保存暨人權之旅」,從中訓練規劃、執行與問題解決能力,並在旅行中認識人文歷史,達成培育學生具備社會適應力與應變力之目的。

按下快門,將目光所及的文化存放在底片裡

這趟「文化保存暨人權之旅」規劃至台北的228和平紀念公園、鄭南榕紀念館、總統府…等地進行走讀,渝茜也希望藉著這次難得的機會,讓孩子練習如何紀錄這些歷史遺跡,因此在旅行前特別規劃了一堂攝影課。

在攝影課中,孩子同心協力建構鏡頭內的世界。(圖/渝茜提供)

希望能讓孩子更專注於當下的環境感受。

談到為什麼會使用一次性底片相機而非數位相機時,渝茜笑著說除了想讓每個孩子都「人手一機」外,也希望透過底片相機無法重來的珍貴性,讓孩子能更專注於眼下所看見的世界和感受,減低對產品的依賴性。

底片相機的使用練習期適逢社區一年一度的繞境盛事,孩子們鏡頭下的產出,也正是對文化保存最好的練習之一。文化保存不只是政府或博物館留存的古蹟和史料,也是從生活中出發,留意那些不經意、看似平凡無奇的片刻時光,或許這些都是隱藏在我們生活中珍貴卻容易忽略的文化寶藏。

社區適逢一年一度的繞境盛事,正是對文化保存攝影最好的練習之一。(圖/渝茜提供)

「 你們覺得什麼是獨裁者?」跨世代的交流也是一種文化保存

礙於疫情的關係,原先計畫到台北的走讀之旅只能無奈取消,但顧及孩子們事前豐富的資料探查與討論,渝茜希望不要因為疫情就讓這些努力化為烏有,因此將參訪鄭南榕基金會的行程轉為線上分享會,邀請鄭南榕先生的女兒—鄭竹梅女士進行分享,也讓孩子們能有機會提問並討論。

「自由是什麼」線上分享會。(圖/渝茜提供)

這次分享會的參與者橫跨三至六年級的學生,甚至全校師長幾乎都共同參與其中。在分享會後,渝茜也帶著班上的孩子進行延伸討論,除了反思分享會的內容外,也開放學生自由提問,內容包含「台灣當年有自由嗎?」、「何謂獨裁者?」、「台灣是否有獨裁者?」…等問題。

分享會的過程中,班上有個女孩問渝茜:「老師,台灣以前有獨裁者嗎?」渝茜思考了一下後反問孩子們:「那你們覺得什麼是獨裁者?」

「獨裁者就是逼迫他人做他不想做的事」

「我覺得獨裁者是自說自話還要別人聽他話的人」

「獨裁者是他自己不想做的事可以不要做,但他想要別人做的事別人就一定要做」

「獨裁者是他自己不想做的事可以不要做,但他想要別人做的事別人就一定要做」

聽完孩子們的想法後渝茜才接著說:「如果你們定義的獨裁者是這樣,那台灣以前確實有獨裁者」,接著舉了希特勒的例子,透過歷史故事幫助孩子們能更加理解。

教室內的獨裁者?

在討論會尾聲,渝茜告訴孩子們:「獨裁者不一定是國家元首,教室內可能也有獨裁者的存在」,藉此提醒孩子—獨裁者是可能存於任何一個時代或任何一個地方的,我們需隨時保持警惕,但更重要的是保有自己的思考意志,不要被獨裁者的言語拉著走。

捏造形狀的同時,如何拿捏分寸也是個課題

經過這次的攝影課與走讀計畫,渝茜了解到在教授孩子的過程中,必須不斷給予思考的鷹架,讓孩子們能藉此去發展自己的想法;但在某些時候,又要小心翼翼的把大家捏成同一個形狀,這之中該如何取捨是老師常有的課題。

看著孩子所拍攝的照片,品味著那些攝影理念與故事;與孩子一起討論關於自由的議題,細細聆聽他們所發出的疑問。即使照片失焦、過曝,即使答案零碎、缺乏組織,這些都讓渝茜意識到:在與孩子相處的過程中,我們都必須放下「大人眼中的完美」,才能感受到屬於孩子的純真與真實。

TFT 故事棧

為推廣教育不平等議題,TFT 架設了故事棧,從「 TFT 計畫成員背景」、「 TFT 計畫成員在現場的故事」、「TFT 校友的故事」、「學校社區的故事」、「 執行團隊的故事」等面向紀錄多元教育現場的樣貌。若需轉載請先與我們聯絡。

一起為台灣而教

願有一天,台灣所有孩子,不論出身,都能擁有優質的教育和自我發展的機會。

為了提供你更優質的網站使用體驗,我們的網站使用 cookies 技術。如果繼續瀏覽網站內容,表示你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 資訊,詳見我們的 cookies 政策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