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T 故事棧

成為在地教師的支持——打造富里第一個教師實體社群

從花蓮最南的富里車站步行五分鐘至主要幹道,在兩旁的傳統民宅中,一間木材裝潢的房舍顯得格外突出。這不是一間文青咖啡廳,也不是新潮的背包客棧,而是由一群在南花蓮1任教的TFT校友、計畫成員共同創立的學習空間——共下寮。

所謂「共下」,在客語裡有「一起」的意思,簡單的一個詞,在南花蓮要實踐卻不是容易的事。「大部分的老師都有想解決的問題,但不知道可以往哪裡找資源,也不太有共學的風氣,」第四屆TFT校友,同時也是共下寮共同創辦人陳何合指出。

偶爾找到願意共同備課的老師,結果發現在富里也很難找到適合討論的空間。當地大多數的店家都只營業到傍晚,老師下班後能去的地方不是學校、宿舍,就是便利商店。已經在富里居住三年的何合常常想,若能有一個地方引進資源,成為老師在學校之外的共學空間,或許對於教師專業的發展會有很大的幫助。

打造屬於在地的共學空間

TFT計畫結束後,何合與同期的TFT夥伴仍續留在南花蓮任教,逐漸熟悉教學現場的他,也開始推動學校的閱讀推動計畫以及混齡教育課程。過程中,何合對於「發展能回應孩子需求的課程設計」的志向越來越清晰,甚至不時會將想法與他人分享。因緣際會,一次與在地居民的談話,終於讓何合的理想有機會實現。

「其實『共下寮』會開始也是一個天時、地利、人和的契機,」何合笑稱。回想起TFT計畫剛屆滿,同為第四屆TFT校友的黃郁璇正從雲林準備搬往富里任教,當時何合為了幫郁璇找住宿的地點,碰巧聯繫上學生的家長,同時經營在地複合式咖啡廳,因為對方也對教育富有想法,彼此便經常交流教育相關的資訊。

2019年底,對方決定搬離富里,主動詢問何合是否有興趣接下這個裝潢精緻的空間。「我們那時候的確有在認真考慮,」何合回想起當初的興奮感,「這個空間如果真的租下來會很不錯,因為它就是長得很適合做一個co-working space(共同工作空間)。」

從雲林乍到花蓮的郁璇,對於要經營這個實體教師社群也十分感興趣,「來到富里之後,我發現這邊比較多年輕的代理、代課老師,所以要把這些人兜在一起的機會比以前在雲林的時候大很多。」

在TFT校友發展組的鼓勵與資源挹注之下,何合與郁璇兩人終於決定承租這個兩層樓的空間,開放給在地的教師與社區居民共創、共學。「其實這有點像是老鼠會的概念,」何合半開玩笑地說,「有些老師會比較主動想要在專業上成長,所以他會比較積極找別人來一起備課;那有些老師的需求,他可能就是需要一個晚上可以單純聊天、抬槓的地方。」每一位老師,在共下寮都可以選擇他想得到的收穫。

老師、家長、孩子在一起「共下」聊教育

過去半年來,何合與郁璇也嘗試過許多發展教師專業的活動,他們發起跨校老師的共同備課聚會,由熟悉電腦的老師發起線上課程操作的教學;他們舉辦教師主題工作坊,讓老師學習把「體驗教育」融入班級經營;他們邀請小人小學的創辦人扣扣老師舉辦教育議題沙龍,一起探討如何應對孩子的情緒困擾。

一場一場精彩的活動,逐漸也開始出現社區家長與孩子們的身影,周遭居民踴躍參與,開始關注教育的重要性,共下寮推動混齡教育的努力也因此被花蓮教育處看見,邀請他們到與全花蓮的研習場合分享,迴響亦相當熱烈。「他們就說很少在富里看見這麼多年輕人聚在一起,因為這邊就是一個人口老齡化的地方,」何合帶有一絲成就感笑著說。

成就的背後,一定有辛苦之處。身負學校老師的本業,實體空間的營運壓力至今仍讓何合與郁璇苦惱。「本來就知道這件事很難,但是做下來才發現原來落差那麼大,」郁璇表示,人力資源、空間成本都是目前共下寮最需要克服的挑戰。

對於接下來的方向,兩人雖然目前還沒有辦法具體想像共下寮未來的確切樣貌,但是每當看見社區的民眾以及現場教師在共下寮激盪出精彩的想法時,「共下」的初衷還是會不斷在他們的心中迴響——讓所有人一起學習,讓人與人之間相互學習。

1 花蓮南區(玉里、富里一帶)與恆春半島為兩個TFT合作最深入的區域,兩區域內的計畫參與者與留任的校友各已超過40人,彼此串連,希望與在地產生更大的綜效。

TFT 故事棧

為推廣教育不平等議題,TFT 架設了故事棧,從「 TFT 計畫成員背景」、「 TFT 計畫成員在現場的故事」、「TFT 校友的故事」、「學校社區的故事」、「 執行團隊的故事」等面向紀錄多元教育現場的樣貌。若需轉載請先與我們聯絡。

一起為台灣而教

願有一天,台灣所有孩子,不論出身,都能擁有優質的教育和自我發展的機會。

為了提供你更優質的網站使用體驗,我們的網站使用 cookies 技術。如果繼續瀏覽網站內容,表示你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 資訊,詳見我們的 cookies 政策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