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T 故事棧

文國士:我只要是我,我就值得被愛

作者 / 林思皓(編輯志工)

一個從小被視為叛逆、魯莽的問題學生,是如何走上講台成為孩子眼中的好老師的呢?

TFT第二屆校友文國士──孩子口中的「國國老師」,在弱勢家庭、隔代教養下成長,總是以衝動的性格與行為掩蓋心中脆弱的自己,「好像整個學校都沒有人懂我,我永遠就是那種不好、不行、不應該的學生。」直到遇見高中的導師,看見他真正的需求,給他滿滿的愛,使他慢慢改變,走出混沌的生活。

「他讓我知道:原來我不需要考一百分,不需要多優秀;我只要是我,我就值得被愛!」

教導孩子成為溫柔的人

在這樣的生命經驗下,國國加入TFT兩年計畫,希望「複製」老師帶給他的影響,以自我的身教培養孩子的品格,建立孩子的自信心,並時時陪伴孩子,「學科的學習固然是重要的,但對我而言更重要的是:當孩子遇到挫折的時候,我會等他;當孩子遇到問題的時候,我先不給他答案;當孩子快要放棄的時候,我會在後面輕輕地推他一把;當孩子解決一個問題之後,我會跟他一起開心。」

因此,國國總是在他的班級營造一個「正向的氛圍」,不時地讚美孩子,也間接改變孩子的互動模式,「當有人做得好時,大家會鼓勵他;當有人做不好時,不會被嘲笑,大家會說:『沒關係!』」便是運用這些正向的語句,讓孩子在耳濡目染之下,成為溫柔的人。同時,基於自己的生命經驗,國國知道處理情緒的重要性,他也花了很多心力在面對孩子們突發的脾氣,「有幾次學生氣到翻桌,我都會直接跟他表明說:『我現在在生氣,你也在生氣,我們都先冷靜一下再聊!』」即便心中那個「火爆的惡魔」在作祟,他仍希望可以用溫柔的態度導引孩子處理情緒,而並非直接指責他們。


繼續陪伴那些我在乎的孩子

兩年計畫結束後,國國預計到台東NGO「孩子的書屋」工作,擔任國小到國中的課輔老師,「那邊學生大多在辛苦的原生家庭下成長,這樣的孩子也是我較能理解的。」同時,由於「孩子的書屋」正在籌劃建立一所私立中學,國國希望可以參與創校的過程,「既然在這兩年我可以建立一個正向學習文化的班級,那麼我或許也可以與夥伴們創建一所正向學習的學校。」因此,國國期盼能繼續在他所在乎的地方,陪伴更多他所在乎的孩子。

然而,面對「教育不平等」這個龐大的議題,還需要這社會更多角色的參與,如公部門、NGO、媒體、學校領導人等,「現行法規中對『低收入戶』的界定,可能無法使真的需要幫助的人受到幫助。此外,在偏鄉,如果家長在工作,孩子放學後的生活是沒有人陪伴的;同時,即使挹入的物質資源夠豐富,卻缺少有效統籌分配的管道。以上這些都不是單單一個老師可以做到的。」這兩年的看見,讓國國開啟了一段新的旅程,從教室內的一名老師走向教室外的領導者,朝著他所在乎的方向前進,發揮更大的影響力。

老師無條件的愛,改變一個人的生命;而國國便承繼著這份愛,勇敢突破地域、結構與自身的限制,告訴更多孩子:「你只要是你,老師會永遠愛你!」

TFT 故事棧

為推廣教育不平等議題,TFT 架設了故事棧,從「 TFT 計畫成員背景」、「 TFT 計畫成員在現場的故事」、「TFT 校友的故事」、「學校社區的故事」、「 執行團隊的故事」等面向紀錄多元教育現場的樣貌。若需轉載請先與我們聯絡。

一起為台灣而教

願有一天,台灣所有孩子,不論出身,都能擁有優質的教育和自我發展的機會。

為了提供你更優質的網站使用體驗,我們的網站使用 cookies 技術。如果繼續瀏覽網站內容,表示你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 資訊,詳見我們的 cookies 政策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