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T 故事棧

游舒甯:影響力不是改造一個地方,而是看見它本身擁有的力量

作者 / 羅文秀(文編志工)

畢業於輔仁大學兒童與家庭學系的舒甯,大學參加了無數的服務性營隊,看到了偏鄉的孩子在教育現場被貼標籤、家庭經濟負擔沈重、與父母分離後孩子的思念⋯⋯,在偏鄉的每一個故事都深刻地打動舒甯,也讓他萌生了成為偏鄉老師的動念。

我希望每個孩子都能好好的被接住

「我好期待有一個人可以出現做關鍵性的決策,來解決一切的事情;我好希望每個孩子都能被好好地接住,好希望這些事情可以發生」舒甯的企盼溢於言表,然而大學四年過去,這些他所殷切期盼的事都沒有發生,他不禁納悶:「我們到底要等待的是誰來改變這個現況?」

舒甯也為孩子們感到著急,過程中那個他期望帶來改變的人不僅沒有出現,孩子也一直在長大,並不會等待,「就像一個三年級的孩子對數學感到挫折,到了四五年級他更聽不懂,六年級幾乎就要放棄數學了。」常人認為不可思議的事情,在偏鄉卻極有可能發生。

然而,在做決策時舒甯也害怕許多未知,恐懼許多不確定性和突發狀況,卻又轉念一想:「如果我現在不做,我到底還要等到什麼時候?」因此報名了TFT計畫,也順利地成為了第三屆TFT計畫成員。

孩子的問題是許多因素共同作用結果

「當你看到一個孩子連續一個禮拜作業寫不完,被我留在學校後崩潰大哭的場景,你的腦袋閃出的畫面會是什麼?」舒甯說,他列舉幾個可能的解釋:孩子學習動機低落、對學習不感興趣、對數學沒有天分和興趣、遇到困難較不易堅持等。然而,舒甯卻更希望我們能夠以更鉅視的角度看待每個問題。

拿出TFT提倡的同心圓理論,舒甯指出有龐大的因素導致孩子們會在課堂上出現的狀況,小至家庭、學校,中至社區,大至社會結構,都是影響孩子的成因。

在偏鄉一年多的時間,他從那位遲遲無法完成作業的孩子身上,看見一個社區、產業結構等大的結構層次對孩子的作用。但是因為自己大學背景的關係,有很多對家庭舊有的想像,「我會看見它哪裡不夠好、需要改進,然後會去改變它。」

舒甯解釋,由於山上的工作不穩定,只要遇到陰雨天便無法採茶,也就沒有後續的工作。在一次家訪時,舒甯發現孩子的媽媽狀態並不是很好,瞭解之後發現一個月來媽媽都必須在凌晨做茶,同時也必須配合孩子的上學時間,只能利用零碎的時間休息,才出現孩子的功課無法在家完成的情況。

這讓舒甯頓時理解了這個家庭和孩子正面臨了不可避免的困境,做茶一直是他們僅有的經濟來源和機會,「原來我一直在用自己的眼光去看待這個家庭啊,我一直要求媽媽成為一個很棒的母親。」深入瞭解後,舒甯才領悟到,事實上這位母親已經很努力地給予孩子支持,因此他也必須看見除了小孩之外,大人的努力。

發現自己的力量,成為自己想像中的模樣

秉持著這樣的教學信念,舒甯帶著孩子們走入社區家庭,動手做檸檬醋、進入茶廠親身體驗,互相瞭解和交流,儘管偏鄉的確有存在的問題,但舒甯選擇看見偏鄉的優勢,讓居民和孩子可以挖掘自身的力量,並在彼此的支持下共同成長。

舒甯希望孩子可以在社區的支持中長大,「我們沒有要改造誰,而是陪伴他,讓他發現自己的力量,讓他長成自己想要的樣子、走想要走的路,這對大人、家庭,甚至是社區也是一樣的。」

TFT 故事棧

為推廣教育不平等議題,TFT 架設了故事棧,從「 TFT 計畫成員背景」、「 TFT 計畫成員在現場的故事」、「TFT 校友的故事」、「學校社區的故事」、「 執行團隊的故事」等面向紀錄多元教育現場的樣貌。若需轉載請先與我們聯絡。

一起為台灣而教

願有一天,台灣所有孩子,不論出身,都能擁有優質的教育和自我發展的機會。

為了提供你更優質的網站使用體驗,我們的網站使用 cookies 技術。如果繼續瀏覽網站內容,表示你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 資訊,詳見我們的 cookies 政策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