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T 故事棧

游芷筠:我真的是一個好老師嗎?

作者 / 林思皓(編輯志工)

心思細膩的TFT第三屆老師游芷筠,大學期間參加許多偏鄉服務隊,到過澎湖七美等地舉辦營隊。在那裡,他看見孩子也與自己一樣,遭遇了許多挫折;唯一不同的是,他在一個資源豐沛的環境下成長,那些孩子卻不是。「教育不平等的議題透過偏鄉服務隊的經驗,活生生血淋淋地呈現在我眼前。」

在很多感動的故事之前

大四畢業前夕,芷筠透過服務隊的學姊認識了TFT,使得心中那顆「想要解決教育不平等」的種子有了茁壯的機會,他心想:「是不是藉由參與這個組織的活動,我便不再只是『衝動的一個人』,而是可以真正成為改變教育不平等的『一員』?」因此,他加入兩年計畫,成為TFT第三屆老師。

如今,走了一年半的旅程中,確實發生了許多感動的故事;但是對於芷筠而言,更深刻的是那些改變前的點點滴滴,與隨之而來的挫折與難受。 「我剛進去教學現場時,最常聽見三種聲音:第一種是孩子對我大罵髒話的聲音;第二種是無論我在台上講得多精彩,孩子總是靜默不講話;第三種則是對我說:『我為什麼要學這些?』」

僅僅是科任老師的他,無法獨自長時間地陪伴在這些孩子身邊;於是,他與全校老師合作,透過錄製老師與學生間互動的影片,在開會時間共同討論可以改進之處。同理孩子的感受之後,一次又一次地告訴孩子如何做會更好,帶領孩子改變。漸漸地,罵髒話的孩子不再口出惡言,會向老師清楚表達自己的感受;靜默的學生也開始會以無聲的「嘴型」回應老師的問題。

誰來同理老師呢?

芷筠花了很大的力氣使改變發生,過程中也曾覺得疲倦、不舒服,甚至懷疑自己。好幾次英語課結束後,他會獨自一人待在教室裡,無力地看著黑板與空著的桌椅,心中崩潰至想放棄之際,一股聲音湧了上來:「這些學生會有這些行為,是因為家庭的環境與社區的脈絡啊!身為一個老師,便應該要同理學生啊!」然而,現在的他卻也時常想著:「那誰來同理老師呢?」

某次,他向校內的一名老師吐露心事,也向他詢問安排時間的方式,「他跟我說,他要照顧三個孩子、先生、公婆,每天忙家事到十二點才能睡覺。之後,凌晨四點起床讀研究所的論文;六點開著車到附近社區載學生上學,因為不這樣做的話,學生便不會主動去學校。」芷筠回憶,當他正佩服這個老師的付出時,老師卻跟他說:「可是許多人還是會指責我哪裡哪裡做不好,我真的是一個好老師嗎?」

「一個老師如果沒有穩定的內在,他是沒有辦法支持孩子的。」芷筠在心疼之餘,得到了這樣的結論。在教育現場待越久的老師越是孤獨的,年復一年不被學生、不被家人、不被周遭的人理解,會讓「相信改變會發生」的勇氣逐漸消失。

因此,他開始拉近與其他老師的距離,透過彼此的傾訴與傾聽,建立情感上的相互支持;此外,他也在校外的研習中分享自己的經驗,希望藉此幫助更多老師獲得能量,才能繼續在教育的道路上陪伴更多的孩子。未來,芷筠也將「創立教師支持系統」作為發揮長期影響力的選項之一,期盼支持更多第一線的老師,共同解決教育不平等的問題。

「我真的是一個好老師嗎?」這樣的問題,仍舊迴盪在芷筠以及好多老師的心中。然而,他們並不放棄,以自己的勇敢找尋解答,在教育不平等的這道高牆之下,依然不懈地陪伴孩子勇往直前。

TFT 故事棧

為推廣教育不平等議題,TFT 架設了故事棧,從「 TFT 計畫成員背景」、「 TFT 計畫成員在現場的故事」、「TFT 校友的故事」、「學校社區的故事」、「 執行團隊的故事」等面向紀錄多元教育現場的樣貌。若需轉載請先與我們聯絡。

一起為台灣而教

願有一天,台灣所有孩子,不論出身,都能擁有優質的教育和自我發展的機會。

為了提供你更優質的網站使用體驗,我們的網站使用 cookies 技術。如果繼續瀏覽網站內容,表示你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 資訊,詳見我們的 cookies 政策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