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T 故事棧

王玄如:在TFT我找到自己的意義

作者 / 羅文秀(文編志工)

嘗試過翻譯工作、新創公司,也嘗試進入媒體業,歷經大學四年不斷的嘗試,玄如卻變得更加迷惘,他反覆的問自己:「既然喜歡的東西不停改變,我要怎麼規劃生涯?我深信的價值又是什麼?」

我相信每件事背後的目的和意義

到芬蘭交換時,一部描述敘利亞難民的影片深深的觸動了玄如,看著旁人為難民無悔的付出,自己想為台灣付出的熱情也從心底油然而生,這樣的想法讓他選擇加入TFT。

從小在台北長大,不會說台語、不完全了解偏鄉樣貌的玄如,在離開台灣後更渴望深刻、長期的認識不同面向的台灣,同時,也因為在成長的歷程中受到完善的保護,讓他「想要有被自己打到地板上再把自己扶起來的過程」,希望能體會從無到有成為一名好老師的「成長痛」,以及顛覆性挫折帶來的巨大能量。

「我要的意義是什麼?」這是玄如心中最大的疑問。在一次又一次的自我辯證後,他意識到雖然行銷、做簡報可能都是自己喜歡做的事,但那樣的日常卻讓他覺得空虛,也明白這並非自己想要的意義,「如何穩定的陪伴孩子、跟著他一起成長,就算我沒有改變卻也十分值得」,這才是一份意義的重量。

一個老師在漁村

在台南市一個盛產虱目魚的小漁村,映入眼簾的是一望無盡的魚塭,而玄如的班上只有兩個學生:柯柯與新伊,過著三個人的生活。憶起初見新伊時,新伊便告訴他:「我媽媽希望可以有個嚴格的老師」,這讓不認為自己是個「嚴格」老師的玄如產生了恐懼,然而隨著時間緩緩推進,新伊又對玄如出了新的難題:「老師,媽媽說生字可以多寫幾遍、媽媽覺得作業太難了」。

「我好像不斷在追著新伊媽媽的期待,可是也好像永遠都無法達成」,一次次的加深了對媽媽的刻板印象,但玄如卻沒有逃避,終於在一次家訪時,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收穫:兩人討論著新伊是否要轉學的問題,媽媽告訴玄如:「我跟新伊說,就算你轉學到台南市也遇不到這麼好的老師」。

當下玄如的心中像是有道暖流流過,炙熱又強烈,「我以為我總是趕不上媽媽的腳步,因此被媽媽否定、覺得我不夠格當老師,沒想到卻是相反,因為我的作業太難,有太多思考性的問題,媽媽希望多寫生字相較之下更為簡單」,這時的他才顛覆了對媽媽的刻板印象。

與家長交流過程中,玄如感受到這時的他是與家長們並肩站在同一條船上、是同一個團隊的在為孩子付出,將時間傾注陪伴孩子,看見聚沙成塔的改變,這正是他所追求的「意義」。

兩年計畫對我來說是個歸零的過程

從繁華的台北到質樸的台南漁村,這趟旅程像是撕掉了玄如的標籤,撕掉了所有的光環、包袱和角色,重新建構了玄如的世界觀、價值與信念。

找到自己的意義、認識真實的自己,玄如在小漁村的一方天地裡聆聽最澄淨的內心,也找到了心中的意義。

TFT 故事棧

為推廣教育不平等議題,TFT 架設了故事棧,從「 TFT 計畫成員背景」、「 TFT 計畫成員在現場的故事」、「TFT 校友的故事」、「學校社區的故事」、「 執行團隊的故事」等面向紀錄多元教育現場的樣貌。若需轉載請先與我們聯絡。

一起為台灣而教

願有一天,台灣所有孩子,不論出身,都能擁有優質的教育和自我發展的機會。

為了提供你更優質的網站使用體驗,我們的網站使用 cookies 技術。如果繼續瀏覽網站內容,表示你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 資訊,詳見我們的 cookies 政策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