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T 故事棧

陳嬿婷:老師真的受傷了

老師真的受傷了,我們這麼努力的在為學生做些什麼,就越容易因為孩子的回應而傷心。

當我們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孩子身上的時候,卻忘了,最該被照顧的人是自己!

昨天的下午的三堂課,整個就是糟透了,當我為了引起動機而設計了學習單,
卻換來學生說這個單元我都會了、天氣預報我看電視就好了、學習單是你自己要弄的,
那樣的話深深刺傷了我,即使我是那麼想瞭解他們不想寫的原因,卻因為孩子的回應傷心了好久,
一度我覺得這堂課我上不下去了。

最後一堂課,一位相處將近一年的特教生,他的固著點衍生而來的情緒波及到我,我當下想著對於特教生要更多的包容,讓我自己當下的憤怒、莫名其妙的情緒沒有被妥善的照顧。

下課後,原本想趁打羽球冷靜,但眼淚就不自主的掉了下來,所以我回到辦公室,我懷疑自己為什麼要在這裡。

今天一早還是悶悶的,跟著孩子掃完地,回去放掃具的路上,阿君湊到我身邊說:「老師,你昨天是不是躲到辦公室哭?」

我一開始想否認,悠悠的問了阿君:『你怎麼知道?』
阿君天真的說:「是阿佶跟我說的,他說老師是因為三年級傷心。」
我:『阿佶好細心,眼睛怎麼這麼利!』
打哈哈的當下,我突然感受到一股強大的被同理的感覺,
是種很溫暖的感覺。

上完四甲的課,阿毅出現在教室外面喊我,
他帶著阿涵一起來,非常誠懇地向阿涵就昨天課堂上的行為道歉。

我肯定阿毅遵守承諾、反省、主動的態度,昨天我跟阿毅說:「你跟阿涵道歉的時候我要在場。」
阿毅沒告訴我他今天哪時候要來找我,可是他在第一節下課便主動來找我,知道他是在乎這件事的,
我很感動。

在自己狀態如此不好的時候,沒想到是孩子細膩的觀察和關心接住了茫然的我,還有一直陪伴在身邊的夥伴科科,有你們真好。

我們並不是永遠看起來都如此完美,我們一定會脆弱、會無助、會失落、會傷心,
記得跟自己說:「我知道你難過了,我允許你難過,你做得很好,我很欣賞你!」


陳嬿婷  

第二屆TFT計畫成員,任教於台南市南化區

大學時期因為參加服務性社團而有機會進入偏鄉服務,看見偏鄉孩子的困境,也發現自己以往都未曾有過的熱情,過去的服務經歷讓我決定成為影響孩子生命的好老師!未來我計畫繼續從事教育相關工作,無論是以何種形式,希望能幫助更多孩子,讓他們能看見自己的價值。

TFT 故事棧

為推廣教育不平等議題,TFT 架設了故事棧,從「 TFT 計畫成員背景」、「 TFT 計畫成員在現場的故事」、「TFT 校友的故事」、「學校社區的故事」、「 執行團隊的故事」等面向紀錄多元教育現場的樣貌。若需轉載請先與我們聯絡。

一起為台灣而教

願有一天,台灣所有孩子,不論出身,都能擁有優質的教育和自我發展的機會。

為了提供你更優質的網站使用體驗,我們的網站使用 cookies 技術。如果繼續瀏覽網站內容,表示你同意我們使用 cookies。關於更多 cookies 資訊,詳見我們的 cookies 政策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