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T的夥伴,使我待了兩年都捨不得離開——校園大使、暑期實習生、年度志工是楊書菡在TFT的三種角色

文|楊書菡(2018-2019年度校園大使、2019暑期實習生)

我是書菡,目前就讀台大社會系,課餘時間我也參與台大泰北服務學習社。大二時,我成為TFT 2018-2019年度的校園大使,而升大三的暑假擔任了2019年的招募推廣組實習生。

TFT是帶我認識教育不平等議題的啟蒙老師

第一次認識TFT,是高二看了創辦人安婷在成大的演講,其中尤其受到台南七股阿為的故事感動,從此發現一個改變我生命的道理—一個孩子的成長背後,有複雜的結構性因素在影響著。

這樣的認知影響著我未來很多決定,包括大學選擇就讀社會系、來TFT當志工、實習生等。至今三年過去了,經歷了這麼多教育認知層面上的洗禮,以及過程中不斷透過自我覺察來反思生命歷程,我更加確定教育不平等是自己未來想投身改善的地方。之所以會如此確定自己想投身這條路,是因為加入TFT之後,這些日子所帶給我的看見,以及從人與人之間感受到的溫度。

擔任校園大使的一年,TFT給我成長路上所需要的能量與支持

2018年9月,大二上的我成為了TFT的校園大使,從此開啟了一段與TFT一起成長的旅程。

校園大使是招募推廣組的年度志工,協助TFT深入校園、遍地開花,主要的業務是自主舉辦校園活動以及支援招募推廣組的招募活動,平常不用像其他年度志工要排班進辦公室。

不過,即使平常沒有進辦公室,透過定期的培訓課程、一對一mentor 對談(TFT稱為「check-in」)以及mentor的帶領與協助,依舊能感受到TFT很重視我們每一個志工。那樣的重視,源自於TFT很相信要達成我們的願景,每個人都是重要的,因此我們來到這裡不僅僅是協助組織而已,只要我們有需要,TFT也總是敞開著大門提供我們幫助。

你可以遇見一群扶持彼此走很遠的人,所以進來TFT就離不開了。

TFT的夥伴們常常在私下笑說「進來TFT就離不開了」,我想就是因為在這裡能感受到相互滋養的力量吧!我們因為對教育不平等議題的關注與對TFT理念的認同加入了組織,而在志工的旅程中,我也感受到了組織對我們的重視與肯認。這也是我認為TFT為什麼能一年比一年更加成長的理由。雖然一個人可以走得很快,但我們相信一群人可以走得更遠,在TFT你可以遇見一群願意扶持彼此走很遠的人。

年度志工成果發表會上,校園大使合影(書菡為前排右一)

暑期實習做的質性訪談,讓我體會TFT以人為本的組織文化

當了一年校園大使後,在2019年升大三的暑假我選擇繼續留在TFT擔任招募推廣組的實習生。

實習期間,我與招募推廣組的正職夥伴—豆皮一同執行TFT計畫的申請者旅程質性研究專案(申請者旅程指的是申請者從第一次認識TFT到成為受訓教師的過程),目的是要以申請者的角度出發,去研究申請者在申請TFT老師的過程有沒有可以優化的地方,以及針對不同族群做出不同的招募策略,從這份專案的目的便能看出TFT很切實地實踐「以人為本」的價值。

當初會接手這份研究是因為大二時在社會系受了質性研究方法的訓練,因此想把這份專業帶出校園,以及想嘗試研究是不是自己未來可能走的路。

在執行專案的過程中,即便我曾受過研究相關的訓練,仍對於自己的能力感到不自信,並在暑假中期對於研究是否能在下一屆招募時真的被使用感受存疑。然而在某次與豆皮聊天的過程中我談起了這份不自信與疑惑,他告訴我:「我一直都很信任你啊,你也要相信自己可以。」並且讓我知道他很感謝我願意說出這些感受,因為唯有願意擁抱這些疑惑,才有找到答案的可能。

我能始終勇敢地走在教育的路上,是因為遇到了願意支持我、信任我的人。

在朋友眼中,我是一個始終勇敢且堅定地走在教育路途的人,可是其實我常常會對於自己感到不自信,但在TFT我們能擁有疑惑、擁有擔憂,且每個人都很樂意擁抱你的感受,並給予支持與信任。在這過程中的確是能透過自我覺察更認識自己,並長出更堅定投入教育的意志與信心,所以我想自己能夠始終勇敢地走在教育的路上,是因為遇到了願意支持我、信任我的人。

TFT五週年特展,協助招募推廣組在演藝廳的活動

為相同理念努力的夥伴,是我投入TFT至今的原因

加入TFT是上大學以來最慶幸的決定,即使同時參與著校內服務性社團、課後需要家教,再給我一次機會回到當時去選擇,我仍會義無反顧地投遞申請。

回顧這一年,我發現自己收穫太多,除了對教育、對自己有更廣更深的認知,同時我也結交到了一群教育路上志同道合的夥伴。這也是為什麼在年度志工的服務結束後,我會再度選擇申請招募推廣實習生的原因,即使同時間有其他公司與組織的實習計畫在招募,我還是想繼續留在這個帶給我豐厚養分的地方,跟著夥伴們為台灣而教。

未來我也會繼續在TFT擔任志工,很期待能與對教育有想法的你相遇,讓我們都能成為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