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FT老師論害怕– 老師並非無所畏懼,但擁抱害怕就是身教

老師,一個象徵勇敢和熱情的稱呼,承載的使命常讓人忘記他們背後的心酸和挫折,面對困難會沮喪,面對意外和未知會害怕。在陪伴孩子們成長的過程中,除了讓孩子們健康快樂的成長,也必須每天經歷自我反思和蛻變的挑戰,一步步邁向自己曾因害怕而不敢到達的地方。 TFT老師亦然,從其他領域跨足教育,面臨教學經驗的不足和環境的陌生,他們在不段的的嘗試後克服害怕,以身作則,成為孩子的榜樣。

第四屆TFT老師們分享他們擁抱害怕的故事

“如果我選擇麻痺害怕,那怎能教會我的學生面對害怕?”

劉冠亮,第四屆TFT老師,服務於屏東縣恆春市,也是一位職業國標舞者。對冠亮而言,害怕就像影子,看似不屬於自己卻又不可分割,而如何跟害怕相處,讓它成為助力而不是阻力,是他持續在思考和學習的課題。

冠亮的父母在他小時候有許多要求和比較,埋下他了追求完美而害怕失敗的種子。家庭影響著我們對於自己及世界的看法,冠亮在和孩子準備舞蹈比賽的過程中,從最初十分在意比賽的輸贏,到最後教會自己與孩子們過程比終點更重要。

這段經歷讓冠亮明白,要相信自己的付出和感謝努力的自己,因為只有先面對自己的問題,才能帶領他人。冠亮說:「如果自己無法面對害怕,選擇麻痺害怕,那很難教會孩子面對害怕;如果自己無法感謝自己,永遠都在否定自我過去,那孩子們也永遠只會否定自己。」(延伸閱讀:專業舞者的完美主義帶來害怕,帶領孩子舞蹈表演的過程中克服

“相信事情總會變得更好,是我不斷嘗試和面對害怕的最大動力。”

張書榕,第四屆TFT老師,服務於屏東縣恆春鎮。書榕在一個班級平均超過20人的大學校服務,沒有大班教學經驗的她,曾一度懷疑自己是否無法當一個好老師。面對孩子們在班上的失控和傷人的話語,書榕最初的方式就是將自己閉關在家裡,獨自上網及看書鑽研各種班級經營及教師心態調節的方法。

過去書榕一遇到問題就會把自己鎖在房間,但後來她覺得這只是在擴大對害怕的想像。當書榕第一次嘗試踏出房間,去跟夥伴們對話和分享後,才發現能更自在的面對自己的害怕。書榕在TFT夥伴的話語和經驗中汲取信心,開始突破舒適圈,帶領孩子們完成一件又一件精彩的嘗試,走出教室,探索課本外的學習方式。(延伸閱讀:面臨自我與孩子的質疑,TFT小部隊幫助她戰勝害怕

阿希鴦,第四屆第四屆TFT老師,服務於屏東縣牡丹鄉,帶領孩子們從無到有學習程式設計到參加比賽。這一路上都是她和自己害怕對抗的過程,對阿希鴦而言,害怕像是一面鏡子,當面對它時,自己就會反思,在這裡做這些事情的原因。阿希鴦最常對學生說「不好沒關係,我們慢慢來。」讓她的孩子經歷失敗後依然有信心,並相信自己一定可以達到目標。

阿希鴦因為過往學習經歷的不愉快,埋下害怕被評價的種子,總是透過把事情做到完美來證明自己的能力。一接到要帶領孩子們去參加比賽的消息時,阿希鴦十分困擾和害怕,不僅擔心自己TFT老師的身份受到質疑,更擔心沒辦法面對失敗的自己。

可有一天阿希鴦回想起,自己希望孩子們長大並為自己心中的正義發聲的初衷,和自己來到這陪伴孩子的理由後。開始和孩子們教學相長,帶領他們跨越害怕,不斷進步。(延伸閱讀:從零與孩子一起學程式設計,克服害怕就是身教

屏東。服務於同一片土地的不同老師們,也面臨著不同的困難和挑戰,學習和孩子們對話和陪伴的同時,也學習面對自己的過去和當下的害怕。但他們都共同在害怕中尋找到自己出現在當下的理由,也都克服挫折和環境帶給他們的難題。因為老師們希望孩子更好的初衷,帶領著他們勇於接納自己,勇於對抗失敗和無助,讓現場的愛和改變得以被看見。今天你跨越自己的害怕了嗎?讓我們跟隨老師們的步伐,一起在險阻的道路上,尋找一盞溫暖的燈光並學習成為孩子們的引路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