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正面臨嚴重的教育不平等

在台灣,儘管國民教育普及,孩子所能接受的教育品質仍與家庭背景息息相關;而教育的品質,則大幅影響孩子往後的人生選擇。在不平等的教育機會中,為數眾多的孩子難以透過教育翻身,脫離弱勢的循環。

當一個孩子的社經背景成為其學習表現的主要決定因素時,這絕不只是個人幸與不幸的問題,而是一個龐大且逐漸擴增的人才耗損,勢必影響國家經濟成長與未來發展。

未達基本學力學生多

2012年的PISA評比顯示,台灣有高達一成二的學生「未具備現代社會基本學力」。

同齡學生學習落差大

2015 PISA測驗顯示,台灣前10%與後10%的學生間的數學測驗表現,約有 6 年的學歷差距。

學生成績與家庭背景高度相關

2015 TIMSS評比指出,台灣高低資源學生平均分數落差達世界第三,教育公平性為亞洲最低之一。

教育問題是社會問題的縮影


學生學習興趣與自信低落

過往以分數導向、齊頭式的教育方式與主流價值,使台灣學生在國際評比上,學習興趣、學習自信心和學習評價都是吊車尾,尤其是社經地位較低的學生。

教育資源不均

在弱勢地區,教師「質」與「量」的缺乏,使孩子的教育品質存在明顯落差。孩子難以透過教育,脫離被社會邊緣化的困境。

家庭失能

弱勢孩子的家庭須面臨隔代教養、單親、失親或長時間勞動之雙親等額外挑戰,家庭教養的功能低落。

社區動能低落

青年流失與人口高齡化,使社區經濟停滯,加劇了城鄉發展的差距,醫療、交通、科技、文化等各樣資源之不足,使弱勢孩子的學習難以得到足夠的支持。

社會結構失衡

貧富不均惡化的現象使社會階級對立,形成社會的不穩定結構。弱勢者失去公平的競爭機會,難以翻轉階級。

要解決問題,必須同時投資青年人才與孩子

教室是奇蹟發生的地方

世界銀行與經濟學人曾經指出:教育是消彌資源分配不均最重要也最根本的手段──
教室是讓奇蹟發生的地方,而要讓奇蹟發生,必須有優秀的老師。

解決教育問題的第一步,就是讓青年人才走進教室,
回應教育現場最真實的需求,成為孩子身旁最重要的領導者──老師,
為每一個孩子打造平等優質的教育環境,並為自己培養解決教育問題的能力與視野。

各領域的領導人才串聯,創造改變的可能性

除了老師之外,我們還需要許多具影響力的領導者們
投入到政策、經濟、社區、企業、社會新創等領域中,彼此串聯,為教育的改變創造更大的能量與聲量。

所謂領導者,並不一定是擁有權力與頭銜的高位者,而是能夠看見問題、帶動身旁人們共同解決問題的行動者。
當青年人才們成為更好的領導者,捲起袖子,以孩子為核心,帶動層層改變,擴及到學校方針、社區改造、
甚至影響社會政策和資源分配等面向,教育不平等的問題才有機會被解決。
孩子的出身,也不會再限制他們的未來。

要解決問題,必須同時投資青年人才與孩子

教室是奇蹟發生的地方

世界銀行與經濟學人曾經指出:教育是消彌資源分配不均最重要也最根本的手段──教室是讓奇蹟發生的地方;而要讓奇蹟發生,必須有優秀的老師。

解決教育問題的第一步,就是讓青年人才走進教室,回應教育現場最真實的需求,成為孩子身旁最重要的領導者──老師,為每一個孩子打造平等優質的教育環境,並為自己培養解決教育問題的能力與視野。

各領域的領導人才串聯,創造改變的可能性

除了老師之外,我們還需要許多具影響力的領導者們投入到政策、經濟、社區、企業、社會新創等領域中,彼此串聯,為教育的改變創造更大的能量與聲量。

所謂領導者,並不一定是擁有權力與頭銜的高位者,而是能夠看見問題、帶動身旁的人們共同解決問題的行動者。當青年人才們成為更好的領導者,捲起袖子,以孩子為核心,帶動層層改變,擴及到學校方針、社區改造、甚至影響社會政策和資源分配等面向,教育不平等的問題才有機會被解決。孩子的出身,也不會再限制他們的未來。

教育,是一世代的使命;

改變,是一輩子的承諾。